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21

P1传送门

P21 何建国的心动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21.

云南最为人称道的除了怡人的气候就是品种丰富的植物了,除去那些观赏和药用的,单是可食用菌类就有上百种,然而这些产于当地的美味一旦被采摘,风味就随着时间流逝逐步衰退,因此成了只有在当地才能品尝到的美食。

晚上窝在酒店里,卓亦凡搜了当地的特色,发现每个推荐都写的是一夜情好去处酒吧街,不由得满头黑线,出门的欲望也就这样消失殆尽。他又对下午吃的烤野菌念念不忘,于是叫了外卖,再打电话准备把隔壁房的何建国喊过来。

然而电话等了一会儿才被接起,又隔了一会儿,才听到门铃声响。卓亦凡拉开门一看,正是何建国,便道:“来啦?”

何建国“嗯”了一声,然后往里走。

在错身而过的罅隙,卓亦凡自鼻端闻到了对方跟自己同款的酒店沐浴露味儿,突然心情很好地翘起嘴角,像个小孩儿似的。

 

然而外卖不知是走失了还是去做好人好事了,俩人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电话。卓亦凡没好气地下了楼,然后拿过一兜子吃的,没听外卖小哥多话,转身留给对方一个冷漠的背影,然后走了。

摸了摸只有一丝余热的外卖盒,卓亦凡撇了撇嘴角,只好拿去自助餐吧的微波炉叮了几分钟。

两个食量正常的成年男人,把三人份的外卖吃了个精光。卓亦凡打着饱嗝勉为其难地在外卖app上打了五星好评,然后躺在椅子上看电视。然而越看他脑袋越晕,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全身像是躺在太空舱里一样漂浮着没有着落,然后他发现眼前的一切变成了一个个色块,像是融化了的彩色巧克力,在这个空间里四处流淌。

 

对综艺没什么兴趣的何建国正拿着酒店的小册子研究着,没一会儿发现卓亦凡没了声音,转头一看,就看到对方目光没有焦距地望着前方,还带着一脸傻笑,像个失智儿童。于是何建国唤了他一声,却见卓亦凡脸上开始抽抽,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何建国吓了一跳,立马冲过去捏着卓亦凡的胳膊继续唤道:“凡哥,没事吧?”

 

卓亦凡眼前的世界仍在变化,刚刚那些流淌的彩色巧克力液变成了漂浮的水母,卓亦凡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捕捉,然后欣喜地喊道:“老何,来抓水母啊!”

 

何建国捉住了对方伸向自己脐下三寸方向的手,又是好笑又是着急,连忙打了120的电话。然而那边接线员一听他的描述,见惯不惊道:“没大碍,就是吃菌子中毒了,既然没有呕吐症状,说明不严重,待会儿等他清醒点了让他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

 

何建国挂了电话,才察觉到自己擂鼓般的心跳,然后看着仿佛撒酒疯的卓亦凡,突然想起一年前在非洲,对方喝醉酒的模样。恍然惊觉原来俩人已经熟识到了这种程度,在自小无父无母的何建国看来,卓亦凡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超过了雇主和佣兵,又超过了普通朋友的程度,成了家人。

 

等卓亦凡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就看到何建国正抓着自己的双手,满脸担忧地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茫然:“怎么,我刚刚不是睡着了?”

何建国这才松开对方的双手,看着卓亦凡手上扼出的红印,不大自在,呐呐道:“你刚才好像中毒了。”他很少看到卓亦凡这般懵懂的模样,心跳莫名加快,忍不住想:自己明明没吃菌子,怎么也中毒了?

——————TBC——————

P22传送门

评论(6)

热度(14)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