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11

P1传送门

终于写到了电影剧情开始之前。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11.

卓亦凡后来得知那天镇上的爆炸是一家小吃摊的煤气罐被意外引燃,并不是什么恐怖袭击,然而回想起来,那天镇上的人竟然如此平静,他一路跑回理发店都没撞到任何惊慌失措的人群,细思之下,令他打了个寒战:即使他已经知道这不是个和平的国度,但当类似的事情发生却只能看到人们熟视无睹的麻木姿态时,也难免有些心惊。

但最让卓亦凡在意的却并非此事,那天跟何建国汇合,何建国抓着他的手臂,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才闷沉沉道:“没事就好。”当时何建国的目光之深沉厚重,手上的力道之大,令卓亦凡而后几个夜晚,都常常梦到这个情景。

等他手臂上被抓出的青紫都消却了,卓亦凡依然不能释然:他直觉那不只是关心,因为对方目光中的情绪翻腾得太过浓郁,而这浓郁的情绪就像是一锅煮沸的老卤,隔着蒸汽和乌黑的水面,外人难以猜测其中到底藏了哪些材料。

 

可事后何建国很快恢复如常,卓亦凡错过了最好的询问时机,便只得把满腹疑问封藏。

 

去年小股反叛势力引起的慌乱似乎才发生在昨日,最近又酝酿出了另一个令人惶惶的风暴——拉曼拉病毒开始在非洲蔓延。这病毒着实可怖,恐怖到正常人只要短暂接触患病者,稍一不慎就会被感染,而感染者很快会出现高热反应,产生幻觉,最后死亡。每天新闻都在更新因拉曼拉病毒感染死亡的人数,而这至今没有敌手的无形敌人对该国人民的威慑远超过枪林弹火,汉邦工厂的不少工人都要求辞职回家,这让林志雄愁得一夜之间沧桑了不少。

卓亦凡在非洲历练了将近两年,再不是不问世事的少爷,现在工厂人心惶惶,他作为名义上的厂长,于情于理都该出来安抚一番,于是跟林志雄商量了下,特意开了个全体会议。

开会那天,会场所有人都按照规定带了口罩,偌大的空间充斥着消毒水和石灰水的混合气味,所有人都安静地不发一语。在这浓郁到令人呼吸困难的气氛中,卓亦凡拿着话筒开了口。

“在座的各位,我十分理解大家想跟家人待在一起的心情,说实话,要是我只是个来这儿旅游的游客,我现在早走了。而我现在之所以待在这里,最大的原因是,我在这里还有责任——也就是诸位的安全。想必大家也从新闻中得知了病毒的恐怖和它可怕的蔓延速度。实不相瞒,我刚刚得到了最新消息,就在本镇的另一侧,圣佛兰华资医院,已经出现了一位疑似病毒携带者。”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一边等待林志雄翻译结束,一边环视底下的工人,看着他们开始小声议论。

“我想,大家应该知道镇上的卫生条件,至少在桑库加镇,除了圣佛兰医院外,我们工厂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真诚地请求大家,为你们的生命多考虑一分。”

说完,卓亦凡放下话筒,弯腰鞠了一躬。然后翻译完毕的林志雄才走到前面,继续劝说。立在一边的保安主管何建国,盯着卓亦凡的侧影,目光深沉又带着些欣慰。

 

那天大会结束,大部分工人都定了心,只有少数仍然舍不得家中亲人的,回了家,而他们面对的则是林志雄许诺预支的半年工资和拉曼拉病毒得到遏制前再不得踏入工厂范围的保证——为了剩下工人的生命安全。

 

然而在几个月之后,让这个国家人民惶恐的,不止仍然肆意作恶的拉曼拉,还多了另一股势力——红巾军。他们打着人民拯救者的旗帜,以制裁懦弱无能现政府为口号在全国范围内与政府武装进行交火,同时枉顾平民性命进行灵魂收割机式的杀戮。这群嗜血的恶魔,给这个国家染上了新的一层阴霾。

——————TBC——————

P12传送门

评论(4)

热度(23)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