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4

P1传送门

————————————

4.

在非洲待了半年,卓亦凡跟何建国和林志雄已经混得很熟了。他不喜欢这俩人老叫他“卓少爷”,显得生分不说,现在隔着一个亚欧大陆,那边还有个“卓少爷”,这个称呼早已不是他的专属。那天几个人趁着工厂成立一周年的篝火晚会,喝了个痛快,卓亦凡趴在二楼铁栏杆上,望着底下群魔乱舞的人群,笑嘻嘻地打着酒嗝:“老林,老何,今后你们就喊我凡哥,我……嗝……我罩你们,这厂子,分……分你们一半!”

林志雄早醉成一滩烂泥,嘴里嘟囔着:“老婆……你别……别生气了……你老公我……嗝……出来挣大钱的……”

三个人里头,何建国算是最清醒的一个,除了眼有点花脑袋有点涨以外,至少站那儿看着像个正常人。眼看夜已经深了,再把熊孩子晾这儿怕是要让他受凉,于是他挽起袖子,把帽子往熊孩子脑袋上一扣,就要俯身去背对方。

卓亦凡看着是醉得狠了,脑子却还能活动,一看何建国撩起袖子的手臂,傻呆呆地戳了戳,回头笑了:“嘿嘿,老何,你怎么这么白啊……平时……平时没看出来啊……嗝……”

何建国被卓亦凡呼出的酒气差点呛了个踉跄,也顾不上搭理对方的胡言乱语,屏息了好一会儿才把那阵酒气给等散了:“凡哥,走,咱们屋里睡去,你醉了。”

何建国一时竟忘了醉鬼最遭不住“你醉了”这个刺激,等他说出了口才想起来,可卓亦凡已经开始发癫:“谁!谁醉了!我没醉!”说着就挣开何建国的手,要撑着栏杆站起来,恨不得跳下去跟底下员工一人来个碰杯似的。

何建国脑袋被酒精浸泡了许久,有些迟钝,眼看卓亦凡的脚已经搭上了栏杆,才反应过来,刹那间调动起全身的肌肉,扑了过去:“好好好,你没醉。”这一出闹剧,把何建国吓了一身冷汗,酒算是全醒了。

卓亦凡还在说胡话,眯着眼睛,手在空中乱舞,笑得像个失智儿童:“来来来……来……老何老林,我们干一杯,来个非洲……非洲……三结义!”

何建国弯腰把刚刚从卓亦凡脑袋上掉在地上的帽子捡起来,拍了拍灰,盖在了脸上,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浑身写满了想要逃避这个傻逼场面的冲动,可最后良心还是没忍住,趁熊孩子安分点了,把帽子往自己裤兜一塞,半搂住对方,跟抱小孩儿似的让凡哥的尊臀在他左臂就座,然后转身,大踏步地把这件“贵重物品”送回了对方的卧室。

卓亦凡是真醉了,在何建国怀着恶趣味抱着他从人群中穿行时,还乐颤颤地跟员工招手:“吃好喝好……喝好吃好……玩得开心啊!”

何建国瞬间生出一股挫败感,觉得自己才是个傻逼——不然怎么能主动冲上来当对方的滑稽剧助演呢。

————TBC————

P5传送门

评论

热度(63)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