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二·两仪之惑 三·拜师 四·顽石之辩 五·尘世之祸+归去处 ——————————————————————————————— 六·幽风古墓 下一个目的地是成都。下山是为修行,所以池沁历练的路线并不是规定好的。而池沁心想,人越多的地方知晓得越多,而且人越多传递的消息越快,以此也好找到自己的父母。 行至驿站,付了车夫车钱,池沁看看钱袋里的银两,犯了愁:本来以为还能撑些日子,没想到银两用得这么快。 当然,池沁不知道的是,某好心的花谷神医在她钱袋里拿了些走,还说是“辛劳所得”,旁人都不能拿,得他亲自取了走。哎,可惜了那辛苦了半天的他华山的好友,费了力啊,帮助的人不知道不说,好处感谢都让这人占尽了。当然后来有件事情也把这两欠的恩情扯了平,不过是后话,暂且不提。 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钱袋的困难,不然后面的路还真难走,归处也就真不用想:一无所成,回华山作甚?虽然下山之时,师父师伯都没有明确告诉池沁她此行需要做什么,她之前也没有想清楚,不过经过毒人事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武艺不精。算来,自己会的就只有画符捉妖了。所以,池沁把目标定在帮途径之处的百姓祛除妖邪(咳,说不定还能因此得些钱物)。恩,量力而行定目标,就是这么知足。 驿站最不缺的除了淡薄的茶水,还有的就是消息。此前在临城是如此,在成都自然也是如此。 池沁掂了掂钱袋,最终打算只买杯茶水,然后买些干粮,然后打探些消息。驿站里两张桌子边上坐的像是一个商队,驿站外立着很多马,上面装着刚从旁边广都镇采买的货物,几个人轮流看顾货物,其他人休息喝茶整点行囊。另一张桌子上坐了个山羊胡的老道,持着一把胡须,慢慢饮茶。两边坐的是路过的商人,在休息。池沁看那方桌人少,一张条凳正好是空着的,于是在驿站边上拍拍身上因路途颠簸沾染的灰尘,走过去,坐在了凳上。茶馆老板娘立刻过来招呼,问: “女侠要来点什么?我们茶馆有蒙顶石花茶,顾渚紫笋茶……”池沁有些尴尬地抬手打断了老板娘未完的话:“老板娘,只要杯粗茶就好。”胖胖的老板娘瞪了她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让旁边店小二给她上茶。一边低声嘀咕:“本来看她穿得干干净净,以为是个贵客,没想到还是个穷鬼。”池沁虽然习武时间尚短,不过当日祁进给她的仙华露确实是让她五感六识都灵敏了不少,所以茶馆老板娘这些抱怨自然是入了她的耳。池沁有些脸热,自言自语道:“倒是想吃些好的,只是钱袋干瘪了些。” 一旁捻胡须的老道付了银两拿着他写着“余半仙”三个大字的幡走了,一边走,一边用拖长了调子的方音念道: 成都城外边郊,有我半仙老道。 算命算人算仙,妖魅难逃法眼。 古墓幽风丽影,阵阵午夜惊心。 然我半生神算,难解其中疑云。 茶馆里的众人自然是听到了,只是这疯疯癫癫的余半仙平时的举动本就奇怪,幽风古墓的传说本地人也都早听过了,他这时候这么一念,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其他人都没再多想,各自继续喝茶。但是池沁把这段话细细念了几遍,放在了心上。 先在茶馆把竹筒续满了水。胖胖的老板娘因此瞪了她好几眼,池沁差点手一抖把装好的茶水洒了一地,然后在老板娘的“目送”之下去镇上买干粮。在广都镇上,池沁找了很多人打探临城难民的消息,只可惜还是那个结果。随后她顺便问了几个人幽风古墓的事情,只是都是讳莫如深的模样。池沁更加疑惑,于是央求一位面目和善的大妈,问她幽风古墓到底在哪里。大妈看她是外乡人,本不想告诉她,但是在池沁亮明自己“纯阳弟子”的身份之后,总算松了口:“你往北走。” 池沁再欲细问,大妈却不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往北? 池沁记得广都镇外并没有直接通往北方向的路,刚在驿站她从客商那里初步了解到成都只有西南-中-东北方向和西-中两条路,从广都镇出发的话算是有三条。那么这“北”,指的东北?还是在没有路的正北方向? 池沁想再找大妈问清楚,可这么一会儿时间,大妈就不见了踪影。 池沁本想再向其他人问明古墓所在,但也不知怎么回事,任何人在她向他们提到古墓的时候都是避之不及的样子。池沁又问了余半仙的住所,不过众人都告诉她余半仙行踪不定,所以想再找余半仙问路显然也是不行的。所以池沁就跟着这目前唯一知道的模糊的“往北”的指引,试着往东北方向走去。其实她本想直接往北的,不过目之所及都是连绵的青山,没有路,才无奈地沿着山走了往东北方向延伸的路。 一路上没有行人,连客商也无。之前驿站的客商似乎还没有开始出发,又或者已经走了,所以路上没有看到商队。池沁虽在纯阳习武有月余时间,可轻功仍然运用得不太熟练。这些一招一式都是需要从小练习的,像她这样半路出家的,现在走路能轻快些,能腾空飞行一段时间,就算是不错的了。 池沁轻功步行交替着赶路,约莫过了大半天时间,总算到了剑门关。剑门关地势险要,位于两座紧邻的山峰之间,正巧掐断了通往关外的唯一道路,造型甚是雄伟,像是一位威严的将军,俯视着来往的行人。池沁想着到高处再看看前方的路还有多长,也想顺便看看那墓在哪里。于是打坐闭目歇息了片刻,运起轻功,登至剑门关顶。 只是没想到,这罕有人迹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人。而这人,池沁刚见过。 “纯阳的小弟子,你可是要往幽风古墓去啊?”余半仙一口方言混杂在官话里,音调怪异非常。 池沁心有犹疑,并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余半仙。毕竟,他们只是刚认识而已。 正在她犹豫的当口,余半仙又说话了:“你这个女娃娃,要尊敬老人家嘛!我问你是不是要往幽风古墓去?你要去我倒是可以帮你一帮。”说完他一边轻抚胡须,一边看着池沁等着回答,刚刚说前半段话时的急切神色又恢复到了玄之又玄的样子。 池沁着实也想不到这老人家谋害她有什么益处,索性就坦白了:“是的,我正是要往幽风古墓去。” 余半仙很是满意地笑笑:“我就说嘛,当时在茶馆里我就看出来了,你这个女娃娃很不一般嘛!” 池沁看他半天不入正题,忍不住问道:“老人家,不知您那时在驿站说的幽风古墓在何处?” 余半仙反问她:“你还不知道地方,怎么往这边走的?” 池沁便把广都镇的经历告诉了他。余半仙听完高深莫测地思索了片刻,却并未置评。 当池沁知道幽风古墓在正西方向的时候,才知道那个大妈是骗了她,不过眼下那也不是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去到幽风古墓里,找那“夜半惊心”。 依余半仙所指,池沁立在剑门关上远眺东南方向,远处青山连绵之处,最高的那座山峰顶端似是被人力所削平,仔细看去,隐隐有一石室,似是墓穴。 池沁正想跟余半仙道别,转身却发现,刚刚还在的老道已经没了踪影。 此事有些蹊跷了,不过既然已经有人指引自己去幽风古墓,看看也无妨。池沁拔出了背上背的长剑,足尖轻点,提气使起轻功往那山顶掠去。 此地确实有些古怪。池沁并未直接去往墓室,而是跃到了两个墓连接处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 有人! 池沁屏住呼吸,藏在一颗大树后面。 透过树的枝叶缝隙,可以勉强看到一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和一白衣乌发的秀丽女子各自站在两块并未相连的石头上隔着山崖正在说话。 书生焦急地伸出手:“啊!桥!娘子别上桥!” 女子摇摇头:“相公,我没事……” 书生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没事就好!” 女子撑伞的手低了下去:“……可是,我回不去了啊,相公……” 书生似乎有些无措:“这……” 女子望着对面的书生,幽幽道:“相公,我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大家都说这里的古墓在闹鬼……” 女子往书生那边走了一步,离山崖边上只差半步的距离。她继续对书生说:“相公,你快过来啊……” 书生似乎拿她没了办法,竟道:“嗯。” 这场景太过诡异,两个人之间约莫有三十多尺的距离,而且脚边就是山崖,他们站的地方都是这山崖边上凸出的石头,这地方几乎是在山顶,要是掉下去肯定是要摔死的。就他们所处的古墓这一地点来看,两人的对话也很诡异。池沁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们真的是人吗? 正在她发愁之际,那两个本来正在各自往前即将坠入悬崖的人,却像是受了某种指引,同时直愣愣地看向了她。 那样的眼神太过诡异,池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手里的剑立刻横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势。 却不曾想,两个人在诡异的一笑之后又没了踪影。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只是太过安静,竟连蝉鸣蛙声都听不到,只有风声,还有一阵阵因风而至的令人发颤的凉意。 这地方到底怎么回事?! 池沁几乎要立刻运起轻功逃离这诡异的地方,但是她立刻又止住了脚步:既然来都来了,倒是要看看这地方闹的什么鬼。池沁的包裹里还留着出发前几位师兄师姐给她预备的符纸,以及朱砂香灰等驱鬼之物。在脑子里回顾了一下几句驱鬼的符咒,壮了壮胆子,池沁走进了第一个墓室。 里面是开阔的一个墓室,似乎空无一物。因着是夜晚,池沁眯起眼睛,隔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墓室的黑暗。 什么都没有。 池沁扫视了一眼墓室,什么都没有发现,正欲转身去第二间墓室。却听到—— 身后有轻轻的石头撞到一起的声音。或者说,是某种重物挪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刚才还空无一物的被惨绿浓雾所遮掩的墓室竟陡然出现了一口石棺!而刚刚池沁所听到的怪异声响,无疑是来自这石棺的。饶是如池沁这般镇静的人,乍一看到这样灵异的场景,也睁大了双眼,脚步再也挪动不了分毫。而那石棺的棺盖正在缓慢地往一个方向移动,让人感觉,似乎在下一刻,就会有某种可怖的东西要从中跳出来。池沁有些发颤,好在她还记得自己做了准备,于是使劲吸了口气,勉力握紧手里的长剑,之前放在袖口的符纸也紧攥在了手中。 “咔——咔——”石棺仍在挪动着,池沁一颗心也高高地悬了起来,大概棺盖开到约莫三分之二的位置,有一只手从棺内伸了出来。在惨绿的浓雾和墓室外折射进来的一点微弱的光线衬托下,这场景诡异到让人发颤。 那东西竟是行动得如此迅速!池沁本以为按照它开棺的速度,自己还有时间逃脱,可是没想到,那手才刚伸出来,整个身体就跳出了石棺!池沁睁大了双眼,看着那全身铁甲的“人”,一时惊惧,竟连尖叫都发不出来,本能地急退两步。在危急关头之下,之前华山上的修行也有了作用:虽然池沁已经有些发颤,却习惯性地横剑在胸前,另一只手也预备好了将符纸掷到那妖物的身上,防备那怪物的突然袭击。 只是,这棺内的妖物,在突然跳出石棺之后,不再有下一步举动,像是活人一样,迟疑着。池沁却不敢因为这一停顿放松警惕,虽然身体本能提醒她要快速离开这怪异的墓室,但是华山上一个多月来的修行和自己的经历也让她生了些救世情怀,若放任这妖物去了广都镇,也不知会出什么乱子。 不得不说池沁是有些天真的,且不说这妖物在这么长一段时间内存活至今多半是依仗着什么惊人的能力,就是广都镇百里不到的山上有这妖物却至今繁荣这两件事的矛盾便该止了她继续探寻真相的心思。池沁这行为,无疑是在作死。 到底是池沁命大,那妖物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竟然退回了石棺,池沁壮起胆子去到石棺跟前,却发现那妖物已经没了踪影,之前那危险的场景好像不曾有过。 池沁光顾着那铁甲尸人,此刻还胆大地前去查看那石棺,完全忘记了防备身后。 就在此时,墓室内已经不知不觉的多了一个人。池沁查看了石棺,看到上面残缺的符纸,正在纳闷,突然发觉墓室内凉了一些,就算之前那铁甲尸人出来的时候也不曾有这种感觉,池沁转身,正看到那人。 蓝衣的无脸女鬼与她脸对脸站着,他们之间仅有三尺左右的距离。池沁毫无防备,一下子跌坐在石棺上,而刚才还空无一物的石棺里又伸出了一只青白的手,将池沁一把拉进了石棺。 池沁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到那无脸女鬼没有五官的脸上竟像是笑了,而眼前的缓缓闭合的石棺,是池沁最后看到的画面。 墓室里又安静了下来,只余那蓝衣女鬼,一口紧闭的石棺,以及地面散落的符纸以及一柄无鞘的青铜剑。女鬼没有五官的脸,隐隐可以看出模糊的清秀轮廓。 长安城外,来了个风尘仆仆的蓝衣道人,虽然神色疲惫,仍难掩他长年修道的出尘气质。他向在驿馆的人打听一个女子的行踪,而驿馆的人竟一致地说不曾见过这女子。蓝衣道人皱了皱眉:万花明明只有这一个进出口啊……
2016-04-10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二·两仪之惑 三·拜师 四·顽石之辩 ——————————————————————————————— 五·尘世之祸+归去处 两个多月前,池沁入了纯阳。这期间,她不是没往临城寄过信,只是,一次回复都没有收到过。虽然有些难受,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错,当初不告而别导致如今的不原谅也是应该的。这么想着,池沁寄信也更勤快了些。但是直到她回到临城,看见焦土和满是疮夷的城镇,一颗心一瞬间凉了下来:没想到战火来得这么快。原以为……原以为……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赶得上……爹,娘,沁儿回来晚了。 信使一直没有退信,那么之前寄的信应该都是到了的。而最后几封信寄出都不足一月,没到退信的时候,所以,说不定在那个时候,他们就没有收到了……至于是失踪还是……池沁不敢再想下去。 虽然没有看到父母,让池沁的心沉到了谷底,但她难受之外是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一事实:万一他们只是迫于生计离开了临城呢?万一,之后自己收到了他们的信呢?这点可能性让她终于有了一点希冀。在临城找几遍也没有寻见什么线索,除了焦黑的房屋,就是几条横在地上的尸体,不止是人,还有动物,活着的除了那些啃食腐尸的秃鹫乌鸦,就没有其他的了。 腐尸在日光下曝晒之后散发出难闻的味道, 临城从她离开时的荒凉,变成了人间地狱的模样。池沁没办法,只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万一”,就准备离开了。只是当她走到曾经茶馆的地方的时候,看见以前装泉水的地方,似乎,有个人。待她走过去,小心上前才发现是个小女孩,满脸脏污,一身铠甲,竟像是军人的装扮。这天下之乱,战事频繁,竟逼得孩子都从了军。这孩子气息微弱,已然是濒死之状。池沁尽管在临城已经看到那么多人的尸体,却依然难以接受有人在她眼前濒临死亡。她颤抖着放轻动作摇了摇小女孩,问:“你还好吗?”小女孩儿意识已经不清了,闭着眼睛只是呢喃:“水……水……水……”池沁听了半天才听清,这才想起水来,连忙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装着水的竹筒化了一颗万灵丹进去,然后喂给小女孩。不过她实在太虚弱了,一竹筒的水就没有几口是喝下去的,意识清明了片刻,喘息着对池沁道:“谢……谢……”气息又渐渐微弱下去。池沁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她面前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身处乱世,有几人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更不用说别人的命运了。现在,池沁对这点有了更深刻的感悟。而她,作为修道之人,却不能兼渡苍生,这让她开始对自己坚持的道路产生了怀疑:修道的意义何在? 临城一片荒凉,到处是残壁颓垣,连个像样的干净地方都没有,城外的河水也是浑浊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池沁本想给小女孩儿稍作梳洗再给她找个干净的地方葬了,只是这原本极其简单的要求在此刻却极难办到。水没有了,梳洗这一步骤只好省略,池沁抱着小女孩儿,在城外的光秃秃的树林里找了一个稍微平坦的地方安葬了她。 不过,很快,池沁发现,临城虽然没了人,但好像多了些其他的东西。 “呼——呼”一阵沉重的喘息声从池沁身后传来,渐渐近了。池沁一个蹑云出去,迅速反身查看情况。吓,看那浑身青紫面色乌黑目光涣散的模样,竟然是毒人。原本只是听说山下很乱,却没想到曾经安稳和平的城镇出现了毒人。只是她出门之前没有带上解毒药,要是被毒人咬到了很可能有性命危险,看来有点棘手啊。池沁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一边观察着毒人的举动,看它虽然在走动,但是很显然是没有意识的样子,就那么直直地往前走。池沁稍微放心了些:这毒人像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样子。于是试探着往那边走,想趁机捡起自己之前放在地上的东西。 只是没料到,在她走到毒人面前约摸有8尺远的时候,原本往另一个方向走着的毒人转过了身体,正蹲下捡东西的池沁还没发现,只是听到毒人喘息更剧烈了些,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她一抬头,正巧跟毒人对视上了。之前还没有仔细看,现在这毒人的狰狞模样乍一下子映入她的视线,吓得她愣住了。仅仅是这片刻间,毒人就靠近了她3尺,现在,已经离她很近了。池沁清醒过来正想反身蹑云出去,发现因为蹲着的动作,这一举动并没有成功,而毒人又离她近了2尺。只有3尺距离,池沁跟毒人几乎是面对面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自己好像都闻到了毒人呼吸的酸腐气味。急退两步,池沁并剑指摆出进战姿势,长剑出鞘,虽然初次单独作战,让她有些手抖,但是她还是有条不紊地按照步骤一步一步进行,只不过紫霞心法擅长的远程作战,在此时稍显局促了。两仪化形,毒人只是低吼了一声,看样子,这一招似乎并没有伤到它。池沁并指握剑,再使了一个生太极,好为自己拖延一点时间,然后用了个迎风回浪,甫一站定,立刻闭目并剑指读了个四象轮回。这下次毒人好像反应大了点,“嗷”地一声大吼,吓的周遭的乌鸦秃鹫都拍着翅膀飞远了。池沁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自己有些晕了,大略是呼吸到了之前毒人喘息里带的毒气吧,看来,要速战速决啊。只不过,此战能不能速决,池沁也不大拿得准。那就尽力一试吧,她对自己这么说。 三才化形,而后凝神聚气用了招两仪化形,毒人这次似乎受了重创,一声大吼,猛地一爪子往池沁身上拍来!池沁好容易舒了口气却不防被这么突然地一下拍到,飞了出去!眼看发狂的毒人就要过来了,池沁拄着剑费力地站起来,但内力已经不足,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将倒未倒。池沁聚了最后一口真气为自己下了个镇山河,就眼前一黑,不知人事。 再度醒来,池沁发觉自己已经在另一个地方,没有荒芜的树林,没有焦黑的土地,没有毒人,没有瘴气……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屋子,对,她就躺在一个屋子里的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黑紫相间的一套服装,做工很精致。 这是哪里?我是死了吗? 大致检查了一下身上,除了肩膀被毒人挠到还有点隐隐作痛,刚醒过来身体还很疲惫,并没有其他不适的症状。听老人说,另一个世界是没有伤痛的,所以,大概自己并没有死。 池沁审视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只有一方木桌,几条长凳,和她刚刚躺过的那张木床,其余的日常用品虽然有,但是很少。仅凭这些,池沁也不大猜得透这屋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推门出去,是一片花海,在这之前,池沁从没看到过这样一个地方:薄雾里,放眼望去,处处是盛开的花朵,和飞舞的彩蝶,似是仙境。 这跟之前她所处的地狱般的临城比起来,几乎就是天堂。 池沁正呆愣间,听得有人说话。“你醒了?”简单几个字,被这来人缓声说来,听着是异样的舒心。池沁应声看去,来者是一黑衣男子,长发自然垂落,只有左边鬓角垂落的一缕头发上绑着一个简单的发饰,容貌不俗,气质上乘,给人如沐春风之感。此时正微笑着看向池沁,那刚刚说话的就是他无疑了。 池沁答:“是。在下纯阳池沁,还未问……” “呵,”男子轻笑,“在下万花谷弟子雁回,此次出谷寻人,恰逢见姑娘被一毒物所扰,顺手带回万花谷救治,仅此而已。” 对方说的也就是她想问的,池沁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揪着袖子,目光游移间,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下子红了脸:虽说万花谷人是医者,并不在乎这些,自己又是方外之人,也当不顾忌这些世俗之事,但是……这,这,还是太…… 池沁声如蚊吟般地问道:“我的衣服……是你……帮我换的吗……”说完这句话,池沁脸上发烫,眼神更是不敢落在雁回身上。 “哈哈哈哈……”雁回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出声来,然后指着身后对池沁道,“这位姑娘,我想我一会儿还得帮你看看眼睛了……我万花谷不是只我一人,我旁边这个青禾姑娘,她帮你换的衣服。”池沁看向雁回指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十七八岁的黑衣姑娘,眉清目秀,正笑着看向自己。 这下子池沁闹了个大红脸,恨不得自己再像之前跟毒人打斗的时候一样晕倒过去,只是事与愿违,这雁回的医术太好,自己现在精神得很,哪里晕的过去。 只怪这男子气场太盛,而旁边的姑娘又太过温婉,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她的存在。池沁在心里这样说服自己。 而后勉强自己看向黑衣姑娘,笑着道:“多谢姑娘近日来的照料。” 黑衣姑娘笑着轻轻摆了摆手。 雁回又道:“池姑娘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不知接下来作何打算?”倒不是他留不得人在万花谷,只是青禾又照顾谷里其他病人又照顾这姑娘,着实太累了些。 池沁见他目光掠过自己看向黑衣姑娘,满是心疼的模样,心里也有了底。 于是拱手道:“近日多加叨扰,池沁也有事在身,那便就此别过吧。谢过雁先生和青禾姑娘,他日如有机会再见池沁定当报答二位的恩情!” 青禾看池沁竟真这么回答,再看雁回笑着的模样,瞪了罪魁祸首一眼,然后对池沁比划手势,想让她别听雁回的话,留在谷里。 雁回这人也是,故意忽视了青禾的举动,保持着微笑道:“姑娘的东西就在屋子里,待你收拾好行李,让我和青禾送你出谷吧。” 池沁当然没什么好反对的,于是进屋收拾好行李,换上青禾后来送上来的衣服,跟他们出了万花谷。 坐在去往成都的马车上,池沁回想起刚刚那两人的举动,轻笑出声:其实她看得懂手语的,那两个人实在是有意思。车夫听见她的笑声,好奇地问道:“姑娘这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池沁摇了摇头,说:“没事,师傅你继续赶路吧。” 路还很长,没有走完那就继续上路吧。归处,来处,都不用想了,自己只需要走下去就是了。
2016-04-10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二·两仪之惑 三·拜师 ——————————————————————————————— 四·顽石之辩 承云领着池沁从三清殿往太极广场走,沿长阶上山,两人俱是无话。走到临近广场的时候,承云停下来,对池沁道:“不如今日先练习基础的招式,看你的接受度如何,我再安排之后的内容。”池沁点头:“听师兄的。”承云笑,继续往前走。 池沁看承云一笑,再想想刚刚见面他那严肃的模样,觉得也许这个师兄不是想象中那么难接触,也稍微放下心来。 两人行至纯阳宫后,池沁见地上有一众同门正在打坐,正疑惑之时,见承云靠近了她一点,像是怕打扰了众人,轻声道:“此处是纯阳天地灵韵最为充沛之地,所以每日均有同门过来静心打坐,提升修为。”池沁似懂非懂,只是点头。承云在一旁空地上捡了个地方,撩起衣裳下摆闭眼盘腿打坐,然后对池沁道:“你也试试,只需静心便可。”池沁在他旁边依样盘腿坐下,双手搁在膝盖上,掌心向上,静心打坐。约莫半柱香过去了,池沁感觉身体里流转起一股股气息,这种状态跟昨日在悟道池里的体验几乎一致,只不过,现在能明显感到那股气息比起昨日更为充沛了些。她想了想还是把这告诉了承云,承云对她解释道:“你所感觉到的流转的气息就是修为,现今你还没有修习武功,这修为暂时用处不大,等你学些招式,这修为可以助你提升武功。”池沁点头,闭眼再次静心打坐,想多积累一些修为。承云失笑:“不必如此,凡事都需循序渐进,今日就到这里吧。”池沁有些脸红:自己确实是有些太着急了。 承云见时间过得差不多,就示意池沁跟他走。路上承云问清了池沁还缺些什么东西,然后带她去到太极广场旁的街市,给她买齐了。池沁自是感激不尽,承云倒不甚在意,直教她不必放在心上,说毕竟这是他作为一个师兄的本分。话虽如此,但是情再轻也需偿还,池沁嘴上答应了,恩情还是记在了心上。 过了这么会儿时间,承云也把今后教习池沁的方式方法想出了个大略。既然她之前从未学过武功,也就不必担心功法不同导致两相冲突下武功无法进步。不过又因为没有学过,一些基础的东西接受起来会需要一个过程,这是个难关。但是打好基础之后再接受其他的武功招式就没困难,现在就暂且不必考虑那时的情况了。当务之急就是在近期教她些基础的东西,让她早点弄明白。当然,精通那是更好不过了。 纯阳的武功,无非就是两大心法,紫霞功和太虚剑意,要讲解清楚两者的特点并不困难,所以承云只是大致说了一下,池沁差不多就懂了。然后池沁问道:“那请问师兄,哪一种心法对于初学者来说要好掌握一点呢?” 听到这儿,承云并不诧异,毕竟遇到问题选择容易一点的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这次他是错怪了池沁:她不是为了逃避困难,只是为了早点学会武功,才好保护自己保护他人。 承云道:“若是这样问的话,紫霞心法应该是比太虚要好上手一些……” 池沁点点头,看向他:“那,师兄,我便学习紫霞功吧。” 大约是过了两个多月的样子,池沁把承云教的基本招式学的也算是像模像样的了,不过具体是什么水平,她自己心里并没有底。虽然偶尔在她自己要求下跟承云过过招,但是碍于实力的差距,从来都是惨败。 所以那天承云说让她下山修炼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她还是小小的被吓了一跳:我现在这个水平真的能行吗? 不过心里再怎么忐忑,该怎么做还是得怎么做,谁让她是纯阳弟子,就理当遵循这一惯例。 走之前,池沁向各位师父辞行。说到这里,就需要说明一下了,纯阳的辈分并没有那么分明,弟子们都是师从于纯阳五子的,所有弟子都是同辈。因而池沁走之前就须得去找这几位道别。 掌门代掌门无非说的就是些叮嘱的话,像是“孤身在外须得多加小心”“入世之后行事需十分谨慎”这类的,至于祁进,他人并不在,也就省却了这道程序。最后池沁去了于睿那里。 于睿真人见她来辞行,就应了,然后微笑道:“想必掌门师兄和承云他们已经叮嘱了你不少下山之后需要注意的东西,那我就捡些旁的东西来指点你一下吧。” 池沁恭敬道:“真人请讲。” 于睿右手轻挥拂尘,道:“前些日子刚给你们讲了《南华经》,想必你也有些领悟,那我且试你一试。 你走出对面的天街,沿着外面的小道过去便是莲花峰,峰上有一东西向的小路。当年修筑纯阳宫,堆砖料在路北,故路北的巨石和山脚附近应有许多砖石。路南则怪石嶙峋,应该会有不少碎石块的。找到后给我带回来吧。” 池沁虽不是太明白于睿此举的用意,但还是依言用轻功去到莲花峰捡回了砖石。 于睿见她很快就带着砖石折返,点头赞道:“嗯,很好,我现在问你,要你在这二者中选一,你是想要一块砖头还是一块石头?” 池沁思索了半天,试探着回答:“回真人,我选砖头。” 于睿赞许地点头,道:“你可知道,石头虽然坚固长久,但却没有什么用处:砖头虽然脆弱,修房屋却离不开它。 求道也是一样,有的人修道只是为求长生,没有济世之心,好比坚固的石头,这样求道又有何用?” 池沁点头:“真人所言极是。” 于睿又半是叹息半是感慨地看着她道:“我纯阳之道,不是修仙,而是济世。” 于睿此言意味颇深,池沁一时间竟觉得她这句话在字面意思之外含着太多情感,可惜的是,自己并不清楚。 告别众人,池沁背着行囊拿着佩剑,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最后看了一眼纯阳门前刻着字的巨石,没有再回头。
2016-04-10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二·两仪之惑 ——————————————————————————————— 三·拜师 池沁接受过诸多考验之后总算是入了纯阳,跟着就到了第二天——该是正式全面地了解纯阳门派时候了。昨日那个师姐虽然说了很多跟纯阳有关的东西,但是毕竟是零散的,池沁还是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但是也没好问——她怕那个热情的师姐再接着她给的话头继续说下去。 昨天临走的时候听于睿真人说过,今天会让一个同门来教她,只是不知,那个人是谁,好不好相处……想到这里,池沁心里有点忐忑。 跟着昨日的那个师姐再去到太极广场。广场上仍然跟头一天一样,到处都是在修习武艺的纯阳弟子,比较起来,同样穿着纯阳衣服走在人群中的池沁,似乎跟这场景有点格格不入。其他人对她这个“特殊存在”并没有表示讶异,甚至少有人往她这边看,但是池沁就是觉得有点不自在,感觉自己跟其他人是属于两个不同的队伍。这种感觉与其说是不自在,不如说是“惶恐”。 好在很快走到了于睿真人那里,这种感觉才缓解了些。没想到真人还记得她,见她稽首问候,便对她颔首笑道:“池沁,你可决定好了?你想拜‘纯阳五子’中的谁为师父?”池沁稍有迟疑,然后恭敬道:“回真人,我想拜入紫虚真人祁进门下。”池沁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选择,大概是昨天的池水太冷,让她对祁进前后的态度差异印象深刻吧,或者她下意识觉得,自己要是想成为很厉害的人一定要拜一个严厉的师父才行。又或者,这二个原因都有。 于睿还是有点诧异,毕竟这么些年来,祁进似乎并不是很得弟子的喜欢,不过既然道法自然,各人有各人的修行,她也没有立场干涉,所以连确认的话都没有再说,直接让旁边的道童拿了个刻有“紫虚”二字有着纯阳门派标识的木牌,示意递给池沁,然后道:“这就是你的身份标识,切记不要弄丢了。现下正值乱世,我纯阳虽不敢称是中原第一门派,但是这代表纯阳的牌子在必要之时也可保你安稳。”池沁接过木牌然后道谢。于睿轻叹,继续道:“我起初是想着叫你的师姐教你,好让你多了解一点纯阳的。但既然你选择了紫虚真人为师,这事情就有点不一样了,这些东西你还是去问他,看他怎么给你安排。”池沁谢过于睿,去了三清殿。 祁进没想到池沁竟然又去他那儿了,听她讲明来意,虽是有点不耐烦,但既然池沁是真心求道的,他也没有理由拒绝,只是按他的性子,让他耐心地教徒弟着实是为难自己,于是就传唤了殿旁的一个弟子过来,对他道:“去叫你承云师兄过来。” 也没过多久,一个年轻道人就过来了,白色道袍,间着藏蓝色的边子,层层叠叠的,本来是弟子,一副神色肃穆的模样,这气场险些要赶上旁边的祁进了。 承云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池沁,不过是一眼的时间,并不长,池沁却在他眼里看到了迟疑。承云先向祁进行了礼,也不多问,就立在原地。祁进直接对承云道:“这是你的师妹,今后她的教习就交给你了。”池沁承云两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的均是诧异:这师父,未免,有些,过于随意了。 不过既然师命不可违,两人无须做太多心理建设便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 祁进这么说了之后,就对两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自己琢磨去。 两人辞别祁进,出了三清殿。承云在前面放慢了步子走着,池沁跟在他身后。 要说世间事,有时候还真离不开一个“缘”字。承云刚刚过来,很快便认出来眼前这穿着入门弟子服饰的“师妹”——是那天他在临安城郊救下来的年轻女子,没想到还真的到纯阳来了。不过,看她疑惑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认出自己。那也无妨,当时本就是随心之举,自然不曾期待过回报。于是他就不点明了。 这件事情暂且不提,祁进让他教池沁这一随意的吩咐,着实让他有点为难:虽说道门中人不拘俗礼,但是按师父这一说,他得亲自教导池沁,按理来说是师兄妹的关系,但这么一来,不就成了师徒了么。 池沁跟在承云后面当然看不到他眼底的纠结,亦步亦趋地在身后走。她到底是女子,虽说入了山门,应当放下俗世的成见,因而在“男女有别”这点上可以放得开些,但是她毕竟是从尘世来的,这长久以来的观念一时也改变不了。看见男子,大略打量一下已是极限,从第一眼看见承云到这里起,她就没有再仔细看过他,也就错过了认出承云的机会。
2016-04-10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 二·两仪之惑 从长安一路走过来,温度的变化也是让人能感受得分明的。只是池沁出门过于匆忙,之前准备去的是本是万花谷,听说那里四季如春,衣物不必穿得太多,所以她也就没准备多的衣裳。而离纯阳越近,池沁越感觉身上的衣服太过单薄,几乎抵不住寒冷。但她自己本来没有带多少钱出门,仅有的几个铜板也都买了路上吃的干粮,所以现在也只有熬着了,想着到了纯阳再做打算。 纯阳门前有一老者,须发皆白,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池沁向他说明了来意,但老者并不打算轻易放她入山门的样子。池沁也理解,毕竟是乱世,虽然各门派广收弟子,但是也怕此时混进什么邪教的细作,万事须得谨慎。好在她有之前那个道人给她的纯阳印信,她拿给老者看,道:“前辈,这是一个道长给我的,他让我来纯阳试试能不能拜入山门。”老者看了看木牌,方才舒展开眉头,指指山门的方向:“你去吧。” 池沁往前走了一段,看见山门的长阶上立着一个着蓝白相间道袍的道士。 “我有一腹空谷虚,言之道有又还无。言之无兮不可舍,言之有兮不可居。”那道士高声吟唱着什么,池沁听不大懂。想想还是决定上前问了,毕竟自己千里迢迢过来,不管结果如何,总要试一试才好。 池沁上前问道:“道长所吟极为玄奥,可是纯阳高手?” 华清源看着她,微笑道:“我乃华山接引弟子华清源,刚才所吟诵的,是我纯阳弟子平日里所修习的心法口诀,常人听起来确实有点玄奥。你既然想入我纯阳修习,我就先问你几个问题,一者看看你的资质,二者可解开你心中疑惑。” 池沁学着他之前的样子拱手:“道长请问。” 华清源有点笨拙地模仿的样子,笑了,然后道:“你觉得‘道’是什么?” 池沁摇头:“我不知。” 华清源赞许道:“不错,大道无形,比起其他的来说,‘不知’也许才是最好的答案。”池沁有点讶异自己随口的回答竟然得到了赞许,又一想:既然是修道者,他们的想法哪是我能知晓的。 华清源继续问道:“你为何要入纯阳?” 池沁如实回答:“想在乱世寻个栖身之所。世道太乱,我没有办法,才来试试看纯阳能不能收留我。” 华清源点头:“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我就不多问了。” 华清源又道:“道可道,非常道,纯阳的至理也非我一普通道士能言明的。能真正参悟此理,是我道门中人毕生之愿,要比练成一身武艺更为可贵。若日后你能有所成,也不枉我今日对你的指点。 你既要入山门,非得熟悉纯阳掌故不可。我纯阳派开山祖师乃吕纯阳真人。他老人家可是久修得道的真仙,不仅道法精妙,而且武艺超绝,连皇室也大加尊崇,礼让三分。这纯阳宫就是皇家出资兴建和供奉的。 如今他老人家已经不问世事,观内事务由五个弟子打理,江湖上称为“纯阳五子”。第一位就是掌门师伯玉虚子李真人,余下的就要你去慢慢见识了。 你且山门往上,去后面三清殿拜见“五子”之一,我师父紫虚子祁真人。记住,切不可失了礼数。我师父脾气比较古怪,要是你冲撞了他,估计这入门也就没什么机会了。 这些掌故你都要用心记住,这些都是纯阳弟子不能不通晓的。” 池沁按华清源所说的路线走到了三清殿,看见一个神情颇严肃的道人在门前,想着这多半就是华清源所说的祁进了。 池沁上前斟酌字句说明了来意,唯恐失了礼数。好在祁进没有因为这点刁难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对她道:“红尘日久,难免身上有些浊气,纯阳乃清修之地,自是不容玷污的。我上官师兄为此炼制了一种仙华露,可以荡涤尘埃,洗去凡尘之气。”然后他指了指前面,道:“穿过我面前的三清殿,左边便有一水池,我们纯阳中人称其为悟道池。你在池中用仙华露沐浴一番,好入我纯阳门墙。上善若水,唯有清泉能荡涤尘垢。快去吧。” 看祁进说得简单,池沁却有点犯难,要不是看祁进已经有点不耐烦,她是很不想去那池边的:纯阳终年寒冷,再进到池子里,想必是冻得连骨头都要打架的。况且她本是凡人,没有练过武,这严寒,不知能不能受得住。池沁冷得抱着胳膊蹲在悟道池边,就是下不了决心下水。 不过又一想到华清源说的话,要是过不了祁进这关,她是万万不可能进得了纯阳的,那她之前的努力不就付之东流了吗。这样一想,她就鼓足了勇气从池子边缘下了水,走进了悟道池。 冷,冷,冷。 冷得池沁眼泪都要出来了。 又一想到祁进的嘱咐,她把仙华露打开,倒在身上。这药确实神奇,不知是不是错觉,池沁觉得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那么冷了,感觉身上慢慢涌现出一股温暖的气息,在身体里流动。 等她从池子里起来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轻盈了不少,也不觉得纯阳有多冷了。她以水为镜,看了看池子里自己的影子,竟是连脸也白嫩了许多,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同了。池沁想,荡涤尘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池沁回到三清殿,恭敬地对祁进:“真人,我已完成了您交给我的任务。”祁进神色比起之前缓和了些,点头:“洗完之后,是不是感觉神清气爽?”池沁犹疑了一下子,然后把自己的感受讲给祁进听。祁进笑道:“哈哈,这就是仙华露的效果。你通过我的试炼了,现在去太极广场找我师姐清虚真人于睿吧。她是天下三智之一,你要是通过了她的试炼,也就能入纯阳了。”池沁很是感激,再次拱手,辞别了祁进,往太极广场去。 太极广场有很多人,练武的弟子,互相比试的弟子,扛着大包裹的信使……那于睿真人是哪一个?等池沁走到太极广场中间,看见边上站着一个穿着道袍,样貌气质均是上乘的女子,心想:这大概就是于睿真人了吧。于是就过去恭敬问道:“请问可是于睿真人?祁进真人让我来找您接受考验。” 那女子微笑点头:“不错,想必你已通过了他的试炼了。我看你骨骼清奇,眉目灵动,大是可造之才。不过纯阳弟子入门需经过掌门同意。纯阳玉虚真人李忘生就在纯阳宫前,你穿过前面的纯阳两仪门再往上走,就可以见到他了。对了,掌门向来不喜拘泥常理,不能随机应变之人。因此定下规矩,凡外人拜见,必须同时穿过“天意”“人愿”两仪门上山。你若能做到,他自当接纳。” 看池沁仍是似懂非懂的样子,于睿又提点道:“记住,‘万物皆虚妄,大道本无形。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去吧。” 谢过于睿,池沁按于睿指的方向走到那边的两个门一样的建筑。问过旁边的守卫弟子,确认了这就是两仪门之后,池沁有点犯难:这不管怎么走也只能通过一个门啊。试着走了两圈,旁边的守卫弟子都是摇头:“施主,错了。”池沁想了半天,都没想到怎么破解这个谜题,最后想到于睿说的“万物皆虚妄,大道本无形。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突然灵光一现:“万物皆虚妄”是不是就是指这可见的“门”就是“虚妄”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不是就是说不能按照常理通过门?这么想着,池沁试了试从门的外边走过去,这次守卫弟子终于不再摇头,而是对她说:“恭喜通过了‘两仪之惑’的考验,请去掌门那里吧。” 池沁走到纯阳宫前,看到一个手执拂尘着道袍的老者,心下确定这就是李忘生,于是上前稽首:“真人,我已通过清虚真人的考验。”李忘生轻抚长长的胡须,道:“修道的根本在于悟性,你能够领悟,证明你有慧根,可造之才啊。天地无极,大道自然,两仪门只是考验你的悟性。修道之人最怕执着己念,不能超脱。两仪门是虚幻,先过后过也是虚幻,修道之人不拘于三界桎梏,跳出五行方能寻觅大道,答道天人合一之境,这就是越两仪而至太极的道。两仪门上书‘天意’‘人愿’二语,便是告诉世人这个道理。你既有此慧根,且再去寻我师妹清虚子于睿,她自有安排。” 于睿见她折返,看来是已经完成了考验,便道:“掌门师兄既然纳你入门,那以后你要持之以恒,切不可半途而废。”然后示意一旁的道童递上两把剑,又对她道:“你既入我纯阳,便需要一柄剑,这两把剑,一把叫‘问道’,一把叫‘修真’,当你使用不同心法的武功,就需要不同的武器。至于具体怎么使用,你且等明日再来吧,明日我会让一个人来教你这些门派里你必须了解到的东西。刚好你现在还能有点时间好好想想,明日该拜‘纯阳五子’中的谁为师父。” 于睿又叫一旁的弟子带她去门内弟子休息的地方,换上门派的衣服再给她安排好住所。池沁抱着两把剑,跟着那个弟子走,那个弟子似乎很热情,一路上给池沁讲门派的事情,什么“论剑台的雪很好看”啊,什么“街市里什么都有卖的”啊,什么“每天门派的炼丹任务很好玩”啊……池沁觉得,这么一来,可能在明天于睿找其他人来教她之前,她就能知道门派的大事小情了。
2016-04-10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第二个故事很长,是池沁的故事。 ——————————————————————————————— 一·镇山河 池家虽是世家,也禁不住整个时代的动荡,百年积累的基业,在乱世里还是渐渐衰败了,到池沁这一辈,只有她一个。城里时不时的还有流民经过,偷、抢,几年前的繁华似乎只是一个幻觉,临城慢慢的变成了一座空城。池沁因是女儿身,一直自觉对父母是个拖累,前些天又听邻家的几个小子一起商量去万花拜师学艺的事情,就上了心,刚好这两天父母因出门卖布不在家,就准备趁此机会离开临城,去万花谷。 可能是她去的晚了,待她准备好衣物干粮,到了那几个小子约定汇合的地方,却并没有见他们的身影。只是决心已下,也已经给父母留了书,池沁只好一路询问着万花谷的方向一路走。虽然孤身上路让她心里很没有底,但是没办法,为了生存,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要冒着危险拼一拼。 但是她没有料到,临城外除了那些鹿、野狗、野狼,还有准备再到临城抢劫的草寇。看着一群蒙着面拿着刀向她走来的男人,说不慌是不可能的,池沁虽然腿软得快要站不住,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对她咆哮:快逃!快逃! 跑!她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 抱紧了怀里的东西,池沁拼了命的往大路上跑,虽然在那些人面前这不过是无谓的反抗,但是池沁隐隐有一种感觉:跑到大路上,说不定就有人来帮忙了。 越跑越绝望,她觉得自己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心里松了劲,腿上更是没了力气,当时就瘫倒在地。看见那群人离她越来越近,他们举起的刀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池沁抬手挡住了眼睛,等着刀落到身上的一刻。 但是这一刻来得似乎有点迟——取而代之的是几声惨叫。池沁挡住眼睛的手,看见一个白衣道人,站在她的前方,他脚下的地面是一片莹莹的蓝,那些贼人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像是没了气息。池沁沙哑着声音对道人说:“多谢道长救命之恩。”那个年轻道人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把一个药瓶放在她面前,然后递给她一个刻着太极符文的木牌:“世道太乱,入我纯阳吧。” 池沁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年轻道人已经运起轻功,翩然而去了,留她一人呆呆地在地上坐着,手里握着药瓶和应该是印信的木牌(这只是她的猜测,因为那天她听到几个小子讨论到门派印信的,说每个门派的都不一样)。总算等力气回复得差不多了,池沁捡起旁边的包裹,把刚刚从年轻道人那里得到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里面。沿着大路,避开地上的尸体,往刚来时看见的那个茶馆走去。 茶馆里还有些看打扮是江湖人士的客人,正侃着各门派的近况。听到他们提到纯阳,池沁找了个看起来好说话的中年人,略过后面道人给她门派印信的片段,把刚刚自己遇见的那个道人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那个中年人思索了片刻,道:“没猜错的话,你说的那个道人脚下莹蓝的一片应该是纯阳气宗的招式‘镇山河’,可保自身和身边人一时不受伤害。” 池沁向中年人道了谢,然后坐到茶馆角落,把之前叫的茶慢慢喝完。许是“镇山河”打动了她,池沁觉得自己也可以考虑一下改道去纯阳,毕竟她的目的只是找一个能栖身的门派,以及,有机会的话能再好好照料父母。相比较而言,有印信在手,纯阳更好入,于是临走前,池沁去找了茶馆老板娘,细细地问了去纯阳的路。然后再在茶馆外的杂货商那里买了些干粮,准备上路。 好在这一路算是平安,到华山之下都没再遇到之前的情况,想想地上那些人的死状,池沁也觉得有点反胃。只是身在乱世,哪有那么多可在意的,命在就好了,其他的,看得轻才活得轻松。
2016-04-10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平生莫听桃李言

第一个故事,是一对师徒。 ——————————————————————————————— 平生莫听桃李言 他是纯阳一道人,在山下历练,而后随手救了一个女婴,带她回了华山。他教她养她,传她所学,教她所知。后来,他没有修成大道,坐化了却没成仙。后来,长成的女孩子下了山还了俗入了世嫁了人,相夫教子,完成了他临走前的心愿:莫上修仙路,莫忘凡尘情。可乱世之中,凡世的生活却也没有修仙简单,在兵荒马乱中丈夫儿女都去了,只留她一人,白发苍苍,垂垂老矣,回了华山,枯坐静思以终了残生。 大限将至之时,她忽然想到了一位故人,然后笑了:命是他救的,身是他养的,情已经还清了,此生无愧。 却不曾想,多年以前因为他的一句话,早已放弃修仙,可此刻却因为大彻大悟修成了仙身。 而迎接她的,不是古书里写的众仙,却是魂体姿态的那个人,只是容颜太过年轻,竟像是初识时候的模样。 他显然有些尴尬,因为许久没见,与其说是激动,不如说是不知所措,他说:“祝贺,好久不见。” 她张口仍是老妪的沧桑声音:“恩,好久不见。” 这些年,她偶尔也想过万一再相见的场景,毕竟她一直以为,凭借那个人的天资是肯定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以失败结束了一生。不过没有想到,他未成仙,而是成了灵,成了寿命长久但百年过后就消逝的灵。 “然后呢,师姐,后面的故事呢?”手里拿着糖葫芦的小姑娘连最爱的糖葫芦都忘了吃,听到大半,这最爱卖关子的师姐却不再说了,忍不住发问。 “然后啊,她的名字刻在了纯阳宫后的石壁上,她成了散仙,云游天下,不问凡尘。”易清不再往后讲。 小萝莉把糖葫芦都扔了,急得抓住易清的袖子,边摇她胳膊边问:“然后呢师姐,那个师父呢?”易清拍开小萝莉的手,嫌弃地看了看袖子上的糖渍,使了个术诀,衣服总算干干净净了,然后不耐烦地说:“后面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万事通。” 看见易清一副“再问我就来战”的模样,打不过她的小萝莉只好放弃追问。到信使那个大包裹里去找自己的信和每月有人给她寄的吃的了。 易清看着那个蹦蹦跳跳远去的身影,不再说话。 虽然易清只是纯阳里驻留的说书人,虽然这故事不该告诉当事人……可是世间就有那么多的“虽然”、“但是”。虽然故事里的她成仙之后花费了数年,找了无数个地方,总算找到了办法,用了大半法力把成了即将消散的他托生成了凡人:虽不至于永生但魂魄能得以保存。而她自己因为仙力耗费太多,化成了跟自己一般的小孩模样,也忘了前尘。 易清其实是怜惜她的,所以才把这修改了情节的半个故事讲给了她听。 只是易清作为后来的局外人,有很多事情并没有看到。比如为何那个颇有灵根的师兄为何没成仙,成了灵,又为何让他徒弟返去尘世里当个凡人。 有道是:两世纠结缘作何?前尘命线无意错。平生莫听桃李言,局内人痴局外惑。
2016-04-10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