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除却“巫山”》
回校前在家做的红烧狮子头对我来说真是好比巫山一般。
中学时期爹妈总担心妨碍学习不许我下厨,等大学了试着做了些菜但爹妈都不好红烧这一口所以也一直无缘。虽然有做过水煮的和拔丝的肉丸子,但我妈以她在厨房的威严并不许我独自操作。
直到今年年初才自己从选材开始亲手做了一回狮子头(虽然炸的这一过程还是有母亲大人的强势辅助,好歹其他都是自己做的)。尽管自己的舌头可能戴了滤镜,但回想起那滋味来,一时间真让我感觉“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买的肉肥瘦三七分,手切粗粒再斩末,葱姜并不放进肉末里,而是参考了一个大神的方子用的葱姜水,新鲜荸荠也切成细颗粒放进肉末里头一起用筷子搅打出粘性,之后炸制定型,冰糖炒糖色,加水与酱油红烧,成品的味道口感香气色泽都极佳:肉丸腴润有弹性,间或有荸荠的甜脆清香在口中曼妙起舞……
再想起中午3.5元买的食堂狮子头,一股子菜市场卤料包浸没出来的批量生产味道,肉眼能看到的姜丝也掩盖不了的腥气让人叹息,似乎是为了增加层次的脆骨吃起来不仅没有让人想到“口感”还让人犹豫——吐出来还是咽下去?
我怀念自己用葱姜水与料酒和新鲜猪肉一起搭配,一点腥味也无的狮子头了。

评论

热度(1)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