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闲来无事,写文读书

【格利】势均力敌P2

上一章是格罗苏拉视角,这一章是利利乌姆视角。

————————

P2 洛克斯的风

巴登的天气总是过分阴冷。也许生长在这里的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一事实,但作为常年覆盖在热情阳光之下的弗罗旺的居民,利利乌姆从来到巴登的第一天起,就对这样的天气、这里的人们,一丝喜欢都谈不上。

“真想回弗罗旺。”五长官就任仪式之后,ACCA内部的小型宴会上,利利乌姆对从弗罗旺赶过来的兄长抱怨道。

不过不需他的兄长开口,利利乌姆就自行否决掉了这种想法,薄薄的嘴唇紧抿:“算了。”接着微微仰头,把酒杯里庆祝就任的香槟饮尽。

别的区的区长朝这边走来,似乎是想与这位来自弗罗旺的新任五长官寒暄几句,然而向来对这种场合应付得游刃有余的利利乌姆却突然有些烦闷——接下来一段时间都暂时无法回到家乡的事实让他倒尽了兴致,于是他推了推兄长,示意对方替自己收拾残局,接着就毫不犹豫地转身,持着空空的酒杯往人少的地方去了。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披散着银色长发的高挑身影,正端正地站在窗户前,背对着巴登的昏黄天空,眉头紧锁,身边空无一人——也不知是不是被这副生人勿近的姿态给吓跑的。

事实上,利利乌姆对格罗苏拉这类过分冷淡的人天生没有几分好感,就像是弗罗旺区的室外不可能存在不化的冰雪一样,那里的阳光从来不欢迎寒冰的到来。 

不过为了弗罗旺居民的共同目标,先一步拉拢五长官里看起来最不容易拉拢的这位,则是确保事情顺利进行而势必要经历的步骤。于是他放下了刚刚重新斟满的酒杯,走到对方面前,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对这样的ACCA还满意吗?格罗苏拉长官。”

格罗苏拉收回了放空的视线,拧紧的眉头也缓和了些许,向他看了过来。

发现对方的注意力从宴会场上乱糟糟的人群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利利乌姆便确定自己的开场白已经让对方有所动摇,眼里的笑意真诚了几分:“不妨来我的办公室喝杯茶吧。”

 

回办公室的路上,利利乌姆行走的脚步刻意放慢了——他不知自己的心态怎么会在面对即将拉拢的同盟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的孩子气,刁难的态度外露得如此明显;不过从背后的脚步声判断,对方虽然比他高出一个头,却依然跟他保持了一致的步调,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

无聊的体贴。利利乌姆对这样的行径嗤之以鼻,并且因为这一细节,对接下来的会话的期待都小了许多——结果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看似孤高冷漠实际却是被人群抛弃的人,偏偏有着体贴他人的心,还一心想着改变革除ACCA的陈弊,对付这样的人,甚至不需要多话,只要递给他一根绳索,他就会握紧了不放手。

于是回到办公室的利利乌姆心情极好地现煮了一壶花茶,馥郁的花香在醇厚的红茶气息中缓缓上升,把室内湿冷的巴登空气加热得与弗罗旺终于有了一丝共同点。

“尝尝看吗,格罗苏拉长官?”利利乌姆端着托盘走到窗前会客桌旁的对方面前,因为花茶的熟悉味道而熨帖了的心情让他的语气再次恢复到一贯的优雅沉静。

格罗苏拉迟疑着端了一杯离他最近的花茶,凝视着金黄透明的精致茶杯里的红色茶汤和上面漂浮上升的烟雾,接着微微垂下头浅浅地饮了一口。

倚着窗台站立的利利乌姆在心头嗤笑:这么热的茶,恐怕也就用牙齿碰了碰吧。

果不其然,格罗苏拉的眉头又皱了几分,接着他把茶杯放进了托盘,开口道:“利利乌姆长官,请直说吧,你的目的。”

利利乌姆露出微笑:“也许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以至于让格罗苏拉长官有所误会,才提到了‘目的’这么严重的字眼——不过硬要说是‘目的’的话,倒是有一件事不得不跟格罗苏拉长官聊一聊。关于ACCA。”

格罗苏拉的头又低了下去,被他垂着的银白色头发遮掩住的视线不知看向了哪里,就在利利乌姆将要失去耐心时,对方重新抬起了头:“关于ACCA,利利乌姆长官似乎比我了解得更多一些,还请不吝赐教。”

利利乌姆心道:瞧吧,绳子一放下去,对方就抓住了舍不得放开。

面上却是保持着亲和力十足的笑容,将自己提前酝酿好的说辞一一用蛊惑的语调向对方摊开。

最后他问:“那么,格罗苏拉长官,愿意成为我的同盟,与我一起建设新的ACCA吗?”

这次格罗苏拉没有犹豫,只是看着他的眼睛,道:“当然,为了ACCA,也为了多瓦。”

听见“多瓦”这个词,利利乌姆的心情顷刻间变得不太美妙,不过这点微妙的情绪改变被他掩藏得很好,于是他很顺畅地伸出右手:“那么,为了共同的目标。”

格罗苏拉也把手放进他的手里,两人短暂的交握,然后分开。

 

临别前,格罗苏拉看向窗外在风中微微战栗的树叶,似是无意地感叹了一句:“巴登的风,跟洛克斯的不太一样。”

利利乌姆皱了眉:“什么?”

格罗苏拉轻轻摇头:“没事,一点感慨罢了。”


-TBC-


评论(6)

热度(6)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