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填词招唱《形容》

《形容》
原曲:《吴哥窟》
填词:我

涓涓细流汇成河
回忆 纵有甜蜜不舍得
再煎熬我会怕 砂糖都变得苦涩
到最后成焦炭残垣黑如墨

点滴过往都如梦
梦里 熟悉面孔也消融
有欢笑或悲恸 独幕戏毕竟剧终
若要缅怀不过是自我感动

什么才是描述距离的唯一正确形容?
若说相隔光年是否要怪我太疯?
我不懂这变动 相依偎何必有瞒哄
虽退后并非默许逞凶

相聚总会有分离
可惜 终究只会是可惜
庸碌的可怜的 种种标签禁锢的
芸芸众生冷漠观看着白驹

什么才是描述距离的唯一正确形容?
若说相隔光年是否要怪我太疯?
我不懂这变动 相依偎何必有瞒哄
虽退后并非默许逞凶
倘若后退一步如众人所说海阔天空
身后悬崖是不是也要跳得从容?
我不要不想懂 只想独自咀嚼伤痛
他人事交给他人吟诵

评论

热度(1)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