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随记·关于考研

去年的自己心比天高,觉得书山题海也就那么回事,不就是早8晚10埋头苦读吗?211算什么,不考个985多丢人。但是真到一切准备就绪开始复习了,认真看书这件事也就坚持到了4月底。然后5月份实习,杂七杂八的事情一直持续到期末,这中间什么进度都没有。

到了暑假,另一个消息砸过来让我一下子慌了:之前想好报的明清文学的教授不收学生了,其他时期不知道选哪个好(现在回头来看,这个可笑程度大概等同于小学时期对于清华北大的难以抉择),由此又引发了我对选择这个专业的惶惑,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个专业,考研是为了深入研究么?虽然最开始我是以此为理由跟家里人说的,可那时候却犹豫了;或者只是为了逃避工作?以及给找工作增加自身筹码?这样无意义的摇摆不定实在让暑假的我非常纠结,甚至差点想换一个目标学校,当然最终被自己否定了——尽管这个否定也只是暂时的,不过心里毕竟有些不甘。这点不甘让我觉得很不爽,只痛恨时间不能倒回一年前,还能好好想想,在这种情绪下,9月的我也就只有不甘不愿地继续复习。唯一的成就是好歹在9月初完成了全部专业课的一轮复习。

9月底回到学校,一周两节课,人也懒懒散散的,步调缓慢地继续专业课的二轮复习,但是我发现自己一点也记不住,不晓得怎么了。11月,终于开始慌了:别人的专业课已经完成了三轮复习,我才过了一遍而已,群里人天天有层出不穷的问题请教在读的研究生师兄师姐,而我悲哀地发现:对于这些问题我根本说不出那些有逻辑有条理的几百字来。朋友安慰我时间来得及,我却知道确实来不及了,眼里看到的努力的人都那么多,没看到的更是不知凡几,名额就屈指可数的几个,我要撞大运也不是这么个撞法。扪心自问,我该拿什么跟别人比?比毅力恒心吗?没有。比天赋才华吗?不够。唯一能聊以自慰的不过是我的自知之明罢了,然而这跟考试有关么?又不加分。

11月底,同在备考的好友每天给我转发微博和微信上相关的考研文章,我一条没看,只是随手收藏,保存,然后两个懒人苦哈哈地抱团取暖,今天你一句“我好棒,看了一天小说”,我一句“哈哈哈我也不错看了一天视频”,然后哭成一团:二战吧。

越到考试心越浪,明知道不该;也知道该认真学习,该早出晚归,该点灯熬夜,该闻鸡起舞……实际呢,8个闹钟叫不醒睡成猪的我,熄灯断电也摧不悔我熬夜刷小说的心。这时候,我找出了一个理由,好像觉得即便考不上研,还能写点文字养活自己。当然,也知道这只是逃避现实的天真而已,世间事有几分能随心所欲?正正正经算下来写了30w字,却只能算冷门题材,有叫好的,有挑毛病的,独独缺了给钱的。

一写东西就开始发散思维,实在是我最大的毛病,那么现在收收吧。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段文字,现在只记得大概有这么一句:“这一切不过是你咎由自取。”现在想来,确实如此。

还没上战场,我已经像个浸淫扶乩一道已久的老道一样,料到了结局。不过,好在这片去年的我还一无所知的海,今年虽然没有探明,却也已经走到在这岸到那岸的途中了;尽管勇武的同行人已经划船冲向了天际,而畏惧风暴的我在原地停滞已久,铁定追不上了。可好歹下定了决心,准备在24号和25号于补给处暂时歇息,借上一副望远镜,看看前路还有多少里,然后好储备粮食,重新操桨,再次前行。前方所有历经风浪已经靠岸的前行者,我向你们表示衷心祝贺,同时我也要拿着扩音器笑着向你们宣布:我随后就来。


评论

热度(3)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