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二·两仪之惑

三·拜师

四·顽石之辩

———————————————————————————————

五·尘世之祸+归去处

两个多月前,池沁入了纯阳。这期间,她不是没往临城寄过信,只是,一次回复都没有收到过。虽然有些难受,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错,当初不告而别导致如今的不原谅也是应该的。这么想着,池沁寄信也更勤快了些。
但是直到她回到临城,看见焦土和满是疮夷的城镇,一颗心一瞬间凉了下来:没想到战火来得这么快。原以为……原以为……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赶得上……爹,娘,沁儿回来晚了。

信使一直没有退信,那么之前寄的信应该都是到了的。而最后几封信寄出都不足一月,没到退信的时候,所以,说不定在那个时候,他们就没有收到了……至于是失踪还是……池沁不敢再想下去。

虽然没有看到父母,让池沁的心沉到了谷底,但她难受之外是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一事实:万一他们只是迫于生计离开了临城呢?万一,之后自己收到了他们的信呢?这点可能性让她终于有了一点希冀。

在临城找几遍也没有寻见什么线索,除了焦黑的房屋,就是几条横在地上的尸体,不止是人,还有动物,活着的除了那些啃食腐尸的秃鹫乌鸦,就没有其他的了。 腐尸在日光下曝晒之后散发出难闻的味道, 临城从她离开时的荒凉,变成了人间地狱的模样。
池沁没办法,只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万一”,就准备离开了。只是当她走到曾经茶馆的地方的时候,看见以前装泉水的地方,似乎,有个人。
待她走过去,小心上前才发现是个小女孩,满脸脏污,一身铠甲,竟像是军人的装扮。这天下之乱,战事频繁,竟逼得孩子都从了军。这孩子气息微弱,已然是濒死之状。池沁尽管在临城已经看到那么多人的尸体,却依然难以接受有人在她眼前濒临死亡。她颤抖着放轻动作摇了摇小女孩,问:“你还好吗?”小女孩儿意识已经不清了,闭着眼睛只是呢喃:“水……水……水……”池沁听了半天才听清,这才想起水来,连忙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装着水的竹筒化了一颗万灵丹进去,然后喂给小女孩。不过她实在太虚弱了,一竹筒的水就没有几口是喝下去的,意识清明了片刻,喘息着对池沁道:“谢……谢……”气息又渐渐微弱下去。

池沁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她面前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身处乱世,有几人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更不用说别人的命运了。现在,池沁对这点有了更深刻的感悟。而她,作为修道之人,却不能兼渡苍生,这让她开始对自己坚持的道路产生了怀疑:修道的意义何在? 


临城一片荒凉,到处是残壁颓垣,连个像样的干净地方都没有,城外的河水也是浑浊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池沁本想给小女孩儿稍作梳洗再给她找个干净的地方葬了,只是这原本极其简单的要求在此刻却极难办到。水没有了,梳洗这一步骤只好省略,池沁抱着小女孩儿,在城外的光秃秃的树林里找了一个稍微平坦的地方安葬了她。

 

不过,很快,池沁发现,临城虽然没了人,但好像多了些其他的东西。

 

“呼——呼”一阵沉重的喘息声从池沁身后传来,渐渐近了。池沁一个蹑云出去,迅速反身查看情况。吓,看那浑身青紫面色乌黑目光涣散的模样,竟然是毒人。原本只是听说山下很乱,却没想到曾经安稳和平的城镇出现了毒人。只是她出门之前没有带上解毒药,要是被毒人咬到了很可能有性命危险,看来有点棘手啊。池沁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一边观察着毒人的举动,看它虽然在走动,但是很显然是没有意识的样子,就那么直直地往前走。池沁稍微放心了些:这毒人像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样子。于是试探着往那边走,想趁机捡起自己之前放在地上的东西。

 

只是没料到,在她走到毒人面前约摸有8尺远的时候,原本往另一个方向走着的毒人转过了身体,正蹲下捡东西的池沁还没发现,只是听到毒人喘息更剧烈了些,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她一抬头,正巧跟毒人对视上了。之前还没有仔细看,现在这毒人的狰狞模样乍一下子映入她的视线,吓得她愣住了。仅仅是这片刻间,毒人就靠近了她3尺,现在,已经离她很近了。池沁清醒过来正想反身蹑云出去,发现因为蹲着的动作,这一举动并没有成功,而毒人又离她近了2尺。只有3尺距离,池沁跟毒人几乎是面对面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自己好像都闻到了毒人呼吸的酸腐气味。急退两步,池沁并剑指摆出进战姿势,长剑出鞘,虽然初次单独作战,让她有些手抖,但是她还是有条不紊地按照步骤一步一步进行,只不过紫霞心法擅长的远程作战,在此时稍显局促了。两仪化形,毒人只是低吼了一声,看样子,这一招似乎并没有伤到它。池沁并指握剑,再使了一个生太极,好为自己拖延一点时间,然后用了个迎风回浪,甫一站定,立刻闭目并剑指读了个四象轮回。这下次毒人好像反应大了点,“嗷”地一声大吼,吓的周遭的乌鸦秃鹫都拍着翅膀飞远了。池沁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自己有些晕了,大略是呼吸到了之前毒人喘息里带的毒气吧,看来,要速战速决啊。只不过,此战能不能速决,池沁也不大拿得准。那就尽力一试吧,她对自己这么说。

 

三才化形,而后凝神聚气用了招两仪化形,毒人这次似乎受了重创,一声大吼,猛地一爪子往池沁身上拍来!池沁好容易舒了口气却不防被这么突然地一下拍到,飞了出去!眼看发狂的毒人就要过来了,池沁拄着剑费力地站起来,但内力已经不足,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将倒未倒。池沁聚了最后一口真气为自己下了个镇山河,就眼前一黑,不知人事。

 

再度醒来,池沁发觉自己已经在另一个地方,没有荒芜的树林,没有焦黑的土地,没有毒人,没有瘴气……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屋子,对,她就躺在一个屋子里的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黑紫相间的一套服装,做工很精致。

 

这是哪里?我是死了吗?

大致检查了一下身上,除了肩膀被毒人挠到还有点隐隐作痛,刚醒过来身体还很疲惫,并没有其他不适的症状。听老人说,另一个世界是没有伤痛的,所以,大概自己并没有死。

 

池沁审视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只有一方木桌,几条长凳,和她刚刚躺过的那张木床,其余的日常用品虽然有,但是很少。仅凭这些,池沁也不大猜得透这屋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推门出去,是一片花海,在这之前,池沁从没看到过这样一个地方:薄雾里,放眼望去,处处是盛开的花朵,和飞舞的彩蝶,似是仙境。

 

这跟之前她所处的地狱般的临城比起来,几乎就是天堂。

 

池沁正呆愣间,听得有人说话。“你醒了?”简单几个字,被这来人缓声说来,听着是异样的舒心。池沁应声看去,来者是一黑衣男子,长发自然垂落,只有左边鬓角垂落的一缕头发上绑着一个简单的发饰,容貌不俗,气质上乘,给人如沐春风之感。此时正微笑着看向池沁,那刚刚说话的就是他无疑了。

 

池沁答:“是。在下纯阳池沁,还未问……”

“呵,”男子轻笑,“在下万花谷弟子雁回,此次出谷寻人,恰逢见姑娘被一毒物所扰,顺手带回万花谷救治,仅此而已。”

对方说的也就是她想问的,池沁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揪着袖子,目光游移间,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下子红了脸:虽说万花谷人是医者,并不在乎这些,自己又是方外之人,也当不顾忌这些世俗之事,但是……这,这,还是太……

池沁声如蚊吟般地问道:“我的衣服……是你……帮我换的吗……”说完这句话,池沁脸上发烫,眼神更是不敢落在雁回身上。

“哈哈哈哈……”雁回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出声来,然后指着身后对池沁道,“这位姑娘,我想我一会儿还得帮你看看眼睛了……我万花谷不是只我一人,我旁边这个青禾姑娘,她帮你换的衣服。”池沁看向雁回指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十七八岁的黑衣姑娘,眉清目秀,正笑着看向自己。

这下子池沁闹了个大红脸,恨不得自己再像之前跟毒人打斗的时候一样晕倒过去,只是事与愿违,这雁回的医术太好,自己现在精神得很,哪里晕的过去。

 

只怪这男子气场太盛,而旁边的姑娘又太过温婉,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她的存在。池沁在心里这样说服自己。

而后勉强自己看向黑衣姑娘,笑着道:“多谢姑娘近日来的照料。”

 

黑衣姑娘笑着轻轻摆了摆手。

 

雁回又道:“池姑娘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不知接下来作何打算?”倒不是他留不得人在万花谷,只是青禾又照顾谷里其他病人又照顾这姑娘,着实太累了些。

 

池沁见他目光掠过自己看向黑衣姑娘,满是心疼的模样,心里也有了底。

 

于是拱手道:“近日多加叨扰,池沁也有事在身,那便就此别过吧。谢过雁先生和青禾姑娘,他日如有机会再见池沁定当报答二位的恩情!”

 

青禾看池沁竟真这么回答,再看雁回笑着的模样,瞪了罪魁祸首一眼,然后对池沁比划手势,想让她别听雁回的话,留在谷里。

雁回这人也是,故意忽视了青禾的举动,保持着微笑道:“姑娘的东西就在屋子里,待你收拾好行李,让我和青禾送你出谷吧。”

池沁当然没什么好反对的,于是进屋收拾好行李,换上青禾后来送上来的衣服,跟他们出了万花谷。

 

坐在去往成都的马车上,池沁回想起刚刚那两人的举动,轻笑出声:其实她看得懂手语的,那两个人实在是有意思。车夫听见她的笑声,好奇地问道:“姑娘这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池沁摇了摇头,说:“没事,师傅你继续赶路吧。”

 

路还很长,没有走完那就继续上路吧。归处,来处,都不用想了,自己只需要走下去就是了。 





评论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