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一·镇山河

———————————————————————————————

二·两仪之惑

从长安一路走过来,温度的变化也是让人能感受得分明的。只是池沁出门过于匆忙,之前准备去的是本是万花谷,听说那里四季如春,衣物不必穿得太多,所以她也就没准备多的衣裳。而离纯阳越近,池沁越感觉身上的衣服太过单薄,几乎抵不住寒冷。但她自己本来没有带多少钱出门,仅有的几个铜板也都买了路上吃的干粮,所以现在也只有熬着了,想着到了纯阳再做打算。

纯阳门前有一老者,须发皆白,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池沁向他说明了来意,但老者并不打算轻易放她入山门的样子。池沁也理解,毕竟是乱世,虽然各门派广收弟子,但是也怕此时混进什么邪教的细作,万事须得谨慎。好在她有之前那个道人给她的纯阳印信,她拿给老者看,道:“前辈,这是一个道长给我的,他让我来纯阳试试能不能拜入山门。”老者看了看木牌,方才舒展开眉头,指指山门的方向:“你去吧。”

 

池沁往前走了一段,看见山门的长阶上立着一个着蓝白相间道袍的道士。

“我有一腹空谷虚,言之道有又还无。言之无兮不可舍,言之有兮不可居。”那道士高声吟唱着什么,池沁听不大懂。想想还是决定上前问了,毕竟自己千里迢迢过来,不管结果如何,总要试一试才好。

池沁上前问道:“道长所吟极为玄奥,可是纯阳高手?”

华清源看着她,微笑道:“我乃华山接引弟子华清源,刚才所吟诵的,是我纯阳弟子平日里所修习的心法口诀,常人听起来确实有点玄奥。你既然想入我纯阳修习,我就先问你几个问题,一者看看你的资质,二者可解开你心中疑惑。”

池沁学着他之前的样子拱手:“道长请问。”

华清源有点笨拙地模仿的样子,笑了,然后道:“你觉得‘道’是什么?”

池沁摇头:“我不知。”

华清源赞许道:“不错,大道无形,比起其他的来说,‘不知’也许才是最好的答案。”池沁有点讶异自己随口的回答竟然得到了赞许,又一想:既然是修道者,他们的想法哪是我能知晓的。

华清源继续问道:“你为何要入纯阳?”

池沁如实回答:“想在乱世寻个栖身之所。世道太乱,我没有办法,才来试试看纯阳能不能收留我。”

华清源点头:“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我就不多问了。”

华清源又道:“道可道,非常道,纯阳的至理也非我一普通道士能言明的。能真正参悟此理,是我道门中人毕生之愿,要比练成一身武艺更为可贵。若日后你能有所成,也不枉我今日对你的指点。

你既要入山门,非得熟悉纯阳掌故不可。我纯阳派开山祖师乃吕纯阳真人。他老人家可是久修得道的真仙,不仅道法精妙,而且武艺超绝,连皇室也大加尊崇,礼让三分。这纯阳宫就是皇家出资兴建和供奉的。

如今他老人家已经不问世事,观内事务由五个弟子打理,江湖上称为“纯阳五子”。第一位就是掌门师伯玉虚子李真人,余下的就要你去慢慢见识了。

你且山门往上,去后面三清殿拜见“五子”之一,我师父紫虚子祁真人。记住,切不可失了礼数。我师父脾气比较古怪,要是你冲撞了他,估计这入门也就没什么机会了。

这些掌故你都要用心记住,这些都是纯阳弟子不能不通晓的。”

池沁按华清源所说的路线走到了三清殿,看见一个神情颇严肃的道人在门前,想着这多半就是华清源所说的祁进了。

池沁上前斟酌字句说明了来意,唯恐失了礼数。好在祁进没有因为这点刁难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对她道:“红尘日久,难免身上有些浊气,纯阳乃清修之地,自是不容玷污的。我上官师兄为此炼制了一种仙华露,可以荡涤尘埃,洗去凡尘之气。”然后他指了指前面,道:“穿过我面前的三清殿,左边便有一水池,我们纯阳中人称其为悟道池。你在池中用仙华露沐浴一番,好入我纯阳门墙。上善若水,唯有清泉能荡涤尘垢。快去吧。”

 

看祁进说得简单,池沁却有点犯难,要不是看祁进已经有点不耐烦,她是很不想去那池边的:纯阳终年寒冷,再进到池子里,想必是冻得连骨头都要打架的。况且她本是凡人,没有练过武,这严寒,不知能不能受得住。池沁冷得抱着胳膊蹲在悟道池边,就是下不了决心下水。

不过又一想到华清源说的话,要是过不了祁进这关,她是万万不可能进得了纯阳的,那她之前的努力不就付之东流了吗。这样一想,她就鼓足了勇气从池子边缘下了水,走进了悟道池。

 

冷,冷,冷。

冷得池沁眼泪都要出来了。

 

又一想到祁进的嘱咐,她把仙华露打开,倒在身上。这药确实神奇,不知是不是错觉,池沁觉得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那么冷了,感觉身上慢慢涌现出一股温暖的气息,在身体里流动。

 

等她从池子里起来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轻盈了不少,也不觉得纯阳有多冷了。她以水为镜,看了看池子里自己的影子,竟是连脸也白嫩了许多,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同了。池沁想,荡涤尘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池沁回到三清殿,恭敬地对祁进:“真人,我已完成了您交给我的任务。”祁进神色比起之前缓和了些,点头:“洗完之后,是不是感觉神清气爽?”池沁犹疑了一下子,然后把自己的感受讲给祁进听。祁进笑道:“哈哈,这就是仙华露的效果。你通过我的试炼了,现在去太极广场找我师姐清虚真人于睿吧。她是天下三智之一,你要是通过了她的试炼,也就能入纯阳了。”池沁很是感激,再次拱手,辞别了祁进,往太极广场去。

 

太极广场有很多人,练武的弟子,互相比试的弟子,扛着大包裹的信使……那于睿真人是哪一个?等池沁走到太极广场中间,看见边上站着一个穿着道袍,样貌气质均是上乘的女子,心想:这大概就是于睿真人了吧。于是就过去恭敬问道:“请问可是于睿真人?祁进真人让我来找您接受考验。”

那女子微笑点头:“不错,想必你已通过了他的试炼了。我看你骨骼清奇,眉目灵动,大是可造之才。不过纯阳弟子入门需经过掌门同意。纯阳玉虚真人李忘生就在纯阳宫前,你穿过前面的纯阳两仪门再往上走,就可以见到他了。对了,掌门向来不喜拘泥常理,不能随机应变之人。因此定下规矩,凡外人拜见,必须同时穿过“天意”“人愿”两仪门上山。你若能做到,他自当接纳。”

看池沁仍是似懂非懂的样子,于睿又提点道:“记住,‘万物皆虚妄,大道本无形。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去吧。”

谢过于睿,池沁按于睿指的方向走到那边的两个门一样的建筑。问过旁边的守卫弟子,确认了这就是两仪门之后,池沁有点犯难:这不管怎么走也只能通过一个门啊。试着走了两圈,旁边的守卫弟子都是摇头:“施主,错了。”池沁想了半天,都没想到怎么破解这个谜题,最后想到于睿说的“万物皆虚妄,大道本无形。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突然灵光一现:“万物皆虚妄”是不是就是指这可见的“门”就是“虚妄”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不是就是说不能按照常理通过门?这么想着,池沁试了试从门的外边走过去,这次守卫弟子终于不再摇头,而是对她说:“恭喜通过了‘两仪之惑’的考验,请去掌门那里吧。”

池沁走到纯阳宫前,看到一个手执拂尘着道袍的老者,心下确定这就是李忘生,于是上前稽首:“真人,我已通过清虚真人的考验。”李忘生轻抚长长的胡须,道:“修道的根本在于悟性,你能够领悟,证明你有慧根,可造之才啊。天地无极,大道自然,两仪门只是考验你的悟性。修道之人最怕执着己念,不能超脱。两仪门是虚幻,先过后过也是虚幻,修道之人不拘于三界桎梏,跳出五行方能寻觅大道,答道天人合一之境,这就是越两仪而至太极的道。两仪门上书‘天意’‘人愿’二语,便是告诉世人这个道理。你既有此慧根,且再去寻我师妹清虚子于睿,她自有安排。”

 

于睿见她折返,看来是已经完成了考验,便道:“掌门师兄既然纳你入门,那以后你要持之以恒,切不可半途而废。”然后示意一旁的道童递上两把剑,又对她道:“你既入我纯阳,便需要一柄剑,这两把剑,一把叫‘问道’,一把叫‘修真’,当你使用不同心法的武功,就需要不同的武器。至于具体怎么使用,你且等明日再来吧,明日我会让一个人来教你这些门派里你必须了解到的东西。刚好你现在还能有点时间好好想想,明日该拜‘纯阳五子’中的谁为师父。”

于睿又叫一旁的弟子带她去门内弟子休息的地方,换上门派的衣服再给她安排好住所。池沁抱着两把剑,跟着那个弟子走,那个弟子似乎很热情,一路上给池沁讲门派的事情,什么“论剑台的雪很好看”啊,什么“街市里什么都有卖的”啊,什么“每天门派的炼丹任务很好玩”啊……池沁觉得,这么一来,可能在明天于睿找其他人来教她之前,她就能知道门派的大事小情了。

评论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