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剑三·纯阳】说书人系列之·因果循环

第二个故事很长,是池沁的故事。

———————————————————————————————

一·镇山河

池家虽是世家,也禁不住整个时代的动荡,百年积累的基业,在乱世里还是渐渐衰败了,到池沁这一辈,只有她一个。城里时不时的还有流民经过,偷、抢,几年前的繁华似乎只是一个幻觉,临城慢慢的变成了一座空城。池沁因是女儿身,一直自觉对父母是个拖累,前些天又听邻家的几个小子一起商量去万花拜师学艺的事情,就上了心,刚好这两天父母因出门卖布不在家,就准备趁此机会离开临城,去万花谷。

 

可能是她去的晚了,待她准备好衣物干粮,到了那几个小子约定汇合的地方,却并没有见他们的身影。只是决心已下,也已经给父母留了书,池沁只好一路询问着万花谷的方向一路走。虽然孤身上路让她心里很没有底,但是没办法,为了生存,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要冒着危险拼一拼。

 

但是她没有料到,临城外除了那些鹿、野狗、野狼,还有准备再到临城抢劫的草寇。看着一群蒙着面拿着刀向她走来的男人,说不慌是不可能的,池沁虽然腿软得快要站不住,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对她咆哮:快逃!快逃!

跑!她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

抱紧了怀里的东西,池沁拼了命的往大路上跑,虽然在那些人面前这不过是无谓的反抗,但是池沁隐隐有一种感觉:跑到大路上,说不定就有人来帮忙了。

越跑越绝望,她觉得自己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心里松了劲,腿上更是没了力气,当时就瘫倒在地。看见那群人离她越来越近,他们举起的刀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池沁抬手挡住了眼睛,等着刀落到身上的一刻。

但是这一刻来得似乎有点迟——取而代之的是几声惨叫。池沁挡住眼睛的手,看见一个白衣道人,站在她的前方,他脚下的地面是一片莹莹的蓝,那些贼人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像是没了气息。池沁沙哑着声音对道人说:“多谢道长救命之恩。”那个年轻道人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把一个药瓶放在她面前,然后递给她一个刻着太极符文的木牌:“世道太乱,入我纯阳吧。”

 

池沁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年轻道人已经运起轻功,翩然而去了,留她一人呆呆地在地上坐着,手里握着药瓶和应该是印信的木牌(这只是她的猜测,因为那天她听到几个小子讨论到门派印信的,说每个门派的都不一样)。总算等力气回复得差不多了,池沁捡起旁边的包裹,把刚刚从年轻道人那里得到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里面。沿着大路,避开地上的尸体,往刚来时看见的那个茶馆走去。

 

茶馆里还有些看打扮是江湖人士的客人,正侃着各门派的近况。听到他们提到纯阳,池沁找了个看起来好说话的中年人,略过后面道人给她门派印信的片段,把刚刚自己遇见的那个道人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那个中年人思索了片刻,道:“没猜错的话,你说的那个道人脚下莹蓝的一片应该是纯阳气宗的招式‘镇山河’,可保自身和身边人一时不受伤害。”

 

池沁向中年人道了谢,然后坐到茶馆角落,把之前叫的茶慢慢喝完。许是“镇山河”打动了她,池沁觉得自己也可以考虑一下改道去纯阳,毕竟她的目的只是找一个能栖身的门派,以及,有机会的话能再好好照料父母。相比较而言,有印信在手,纯阳更好入,于是临走前,池沁去找了茶馆老板娘,细细地问了去纯阳的路。然后再在茶馆外的杂货商那里买了些干粮,准备上路。

好在这一路算是平安,到华山之下都没再遇到之前的情况,想想地上那些人的死状,池沁也觉得有点反胃。只是身在乱世,哪有那么多可在意的,命在就好了,其他的,看得轻才活得轻松。

评论

热度(1)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