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电视剧《沙场点兵》同人】吹角连营 庞承功X肖书悦

这次野狼团和猛虎旅即将进行第二次“虎狼行动”,也是他们自重组后的第一次交手,显然,两方都有些跃跃欲试了。

 

康凯有底气。他这一个多月来带着猛虎旅进行的各种训练让战士们的心理素质较之以往增强了不少,这只“猛虎”总算是真的成了猛虎了。

庞承功也有底气。重组的野狼团可不是曾经的野狼团了,尤其是从康凯那里砍来的两只“手臂”——J9坦克营,既削弱了对方的势力,又增强了己方的实力,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这招有什么阴险,为此也是相当得意。肖书悦当初对他有看法,也是因为这个,毕竟康凯是他曾经的战友,看到对方被“割肉”,肖书悦当然不忍;不过如今自己跟庞承功算是一体同心,这些莫名产生的龃龉也就化为乌有了。

 

战前作战会议结束之后,其他人都撤了,会议室只剩庞承功和肖书悦两人还在那儿整理文件收拾东西。

庞承功看肖书悦在那儿慢慢悠悠翻资料,开口道:诶,那个方案就放你那儿吧,不用给我了。上次魏副师长演的那出“蒋干盗书”,我还是心有余悸啊。

肖书悦牵牵嘴角,忽略了当初庞承功也是那出戏的主演这点,看向他:怎么,你不怕我把资料泄露给康凯啊?毕竟我跟他以前是好搭档嘛。

庞承功两手交叉着搁在桌上,深吸一口气,看着肖书悦:我要是连你都看不准了,那这仗就不用打了。

说完他站起身来,端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离开了。

看着庞承功推开门离开的身影,肖书悦往后躺靠在椅子上,摸了摸下巴,笑了:嗬。

 

肖书悦没有辜负庞承功的期望,不但没有泄露任何机密,更是出了一出狠计,借着演习规定的漏洞,调了直升机,定向打击,在战斗打响之前,就把正要长途奔袭的康凯一众部队打了个措手不及,损伤了对方一个坦克营。康凯气得那样子,要是让肖书悦看到了,估计会觉得眼熟:这不跟当初庞承功摔帽子那会儿一模一样嘛!

 

肖书悦还给庞承功出了个馊主意,让他伪装过后,进入了红军指挥部,来了一出“鸿门宴”。康凯阴阳怪气地端起酒杯,说:恭喜庞团长白天的胜利。

庞承功笑了笑,举杯回道:我们的远程打击方案还是肖书悦肖参谋长亲拟的,康旅长带兵有方啊。

他这番话把康凯一众人气得够呛,可最后还不得不完完整整地把他们送回去。

 

一方是有勇无谋装备落后,一方是成竹在胸装备精良,结果当然没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当然,这里的“任何人”指的仅仅是蓝军。

 

蓝军的胜利让康凯憋了一口气,而田青河的再次重伤更是让他心里发堵——田参谋长上次的腿伤还没好透,又一次跟着部队长途奔袭,在蓝军投放气象武器过后更是身先士卒探路,导致腿伤恶化,最后不得已截肢。

 

战争必定会有伤亡,演习也不可避免。田参谋长无疑给所有官兵树立了一个楷模:就算是和平年代的军事演习,任何人都不可以掉以轻心,而是需要全力以赴。

 

康凯被打击也只有一段时间而已,过后他便投入到重新升级部队装备中去了。庞承功那边却对此一无所知,他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走着,借鉴外军的技术,不断对自己进行升级。

 

之前庞承功按照上头指示重组蓝军时,要走J9坦克营时也曾想过把陆雅池调过来,这样既离她父亲陆司令近了可以方便照顾,又兼顾自己私心,两人可以多多相处。陆雅池却看透了他的意图,否决了他的提议。她是个聪慧的女子,不愿意自己的男朋友一路上太过于顺风顺水,宁愿自己给他一些挫折,好让他警醒着,不要太过于张扬狂妄——当然这些想法她都没有对庞承功说过,所以这些都让两人之间的误会和嫌隙越来越大,却又因为感情而联系着。

这次的战后总结会议上,肖书悦也提出了这点,说要借调陆雅池过来研究外军资料,毕竟她一直在给康凯翻译外军资料,对这方面很有帮助。

庞承功却看了眼他,说我的英文水平也不比陆雅池差啊,何必那么麻烦借调她过来。

肖书悦嗤笑一声,歪歪嘴角,意有所指地道:嗨,我这不想着公私刚好兼顾了嘛。

庞承功皱了皱眉,手上的钢笔在纸上磕了磕,道:我觉得这个提议不太好,过于釜底抽薪。毕竟我们的装备已经比猛虎旅要好了,再把他们的智囊调过来,有点过了。何况,就算我们要人,人家也不一定给啊。

肖书悦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陆司令用手势制止了,他总结道:行了,这点不用讨论了,咱们要不要人,他们调不调人,都是得上头决定的。

 

调陆雅池过来的计划当然没有成功,毕竟庞承功才是团长,他不同意,也没法往上递申请。肖书悦暗自腹诽:真是不识好。

 

没想到几天过后,一次例会上,肖书悦接到了来自基地医院的电话,当即脸上一沉,对庞承功道:陆司令生病住院了,您看要不要给陆雅池打个电话。

庞承功皱着眉没回答。

肖书悦纳闷道:这,总得告诉他家人吧。

庞承功像是才反应过来,笔和本往桌上一扔,道:开什么玩笑!我不就是他家人吗?

说完拿起椅子后面的帽子就大步离开了。

 

肖书悦若有所思地笑笑,自言自语道:对,差点忘了,准女婿嘛。

 

旁边的一营长看着他试探着问:肖参谋长,咱们这会还开吗?

肖书悦乜了他一眼:你说呢?

一营长摸了摸头发,道:那咱们继续?

肖书悦叹了口气,摆手道:散会吧,等团长回来再说。

 

看着其他人都开始收拾东西,肖书悦拿着自己的本子正准备走,却又折身回来,把庞承功的东西也拿上,然后一个人往办公室走。

当天庞承功没有回来,给肖书悦打了个电话,说陆司令胃病加重,吐血了,估计这两天饮食得注意着,便留在医院守着他。肖书悦应了声,道:行,团里的事情交给我吧,你放心在医院守着。

他本想再宽慰几句,或者叮嘱对方注意身体,可话到嘴边,却又憋了回去。人家是在给准丈人看护,自己瞎操什么心。这么多年来,不都把自己锻炼得无情无欲了吗,最近是怎么了。

为了缓解一下这种莫名的情绪带来的不适感,肖书悦决定给庞承功和陆雅池二人当一回推手,于是他给陆雅池打了电话,把陆司令生病的消息告知了她。

 

两天过后,陆司令那里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庞承功也回到团里继续上班。他跟肖书悦两人正在路上走着,突然接到了陆雅池的电话。

陆雅池刚从猛虎旅出发,正在车上,从她话里听不出是否生气:我爸病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

庞承功纳了闷,问电话那端:你怎么知道的。

陆雅池笑笑,没暴露告知自己信息的人的身份。

庞承功也不傻,瞥了眼旁边肖书悦,看到对方触及自己视线连忙转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便心下了然。

陆雅池以为对方的沉默是因为误会自己生气,笑道:行啦,我已经在路上了,回来再说。

庞承功听她要挂电话,忙道:行,告诉司机慢点开车啊。

他挂了电话,手指虚虚指了指肖书悦,道:你干的好事吧?

肖书悦一本正经道:我觉得啊,反正于公于私她都得来,来了之后,于公于私也都有利嘛。

庞承功乜了他一眼,道:以后这事儿你少掺和。

肖书悦心里一滞,勉强笑道:行行行,反正人给你弄来了,你怎么数落我,我都认了。

庞承功正准备走,听他这句话,转头过来道:嗬,你还不高兴了……一会儿跟我迎迎她啊。

说罢就转头走了。留下肖书悦一人在原地,道:好。

 

嘴上埋怨我,心里指不定多开心吧。


评论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