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电视剧《沙场点兵》同人】吹角连营 庞承功X肖书悦

他们俩一个是留洋归来意气风发备受上级青睐的红军团长,一个是常年当靶子心怀怨念的蓝军团参谋长。两人初见是在一场演习,还不到预定演习结束时间,肖书悦就把红军旗插上己方高地(预示红军胜利)。导演部的魏副师长还在懵逼:这怎么回事?还没到演习结束时间呢?

庞承功那边带着部下得意洋洋地到达蓝军指挥部才发现这一幕,一时气得摔了帽子。他大声叫嚷着:蓝军团长呢?给我出来!

肖书悦一边拍着手一边懒懒散散地从地下指挥部出来,抬眼看他:哟,这不是庞团长吗?祝贺啊祝贺。

庞承功给他气得,手指了他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肖书悦仍然嫌自己这火上浇油的功夫不到家,又状似真诚地拍手,说,你庞团长是不是该谢谢我们啊,都不用你们亲自上阵,我们就主动投降了,多省事儿啊。

庞承功努力平静了下,咬牙道:你们团长去哪儿了?

肖书悦这下被问住了,心说团长这下我可帮不了你了,沉默了下看着庞承功道:我们团长生病了。

庞承功食指在空中点了好几下,气得有点发抖,咬牙道:好,康凯他这会儿给我玩儿生病是吧?我找领导去!

 

这就是两人的初见,双方都没什么好印象:一个觉得对方置演习规矩于不顾挑战权威,一个觉得对方不就喝了点洋墨水却嘚瑟得跟什么似的。

 

却没想到之后一场背靠背不设预案的演习的结局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一向当靶子的蓝军野狼团团长康凯竟然赢了,而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红军猛虎团庞承功被这场对抗演习结果弄得一蹶不振——他的参谋长田青河为了救他被压断了腿,这件事让他无比愧疚。

 

本以为这场演习结果只是个小意外,包括集团军的魏副师长也这么认为。没想到上头的领导却当了真,以楚副司令为首的一众领导因为这件事颇受触动:为什么一个积弱已久的蓝军却打赢了装备领先他们好多倍的红军呢?于是师改旅的想法由此而生。

 

底下一群人本来以为师改旅只是领导们随口说说,没想到这次的消息不仅是真的,而且关于人员的安排更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康凯作为原蓝军野狼团团长被提升为321师猛虎旅旅长,当了红军的头头;而庞承功则被调去了蓝军野狼团当团长,还肩负了重组野狼团,让它重新成为磨砺红军的磨刀石的重任。

 

肖书悦作为一个参谋长,而且跟康凯共事多年的情谊让他送走康凯都非常不满了,更何况是要迎来曾经的敌人作为直系上司。他当然有怨气。上头领导也不听听底下人的意见就这么胡乱调任,这不胡闹吗。于是他跟底下一群人嚷嚷着要退伍,当然,上头没批。所以迁怒之下,庞承功一来蓝军野狼团,就受到了欢迎会上沉默地欢迎。

 

庞承功耐着性子在散会后问他:你们野狼团怎么在开会时候都没什么反应?如果对我不满,请你们说出来,我可以接受。

肖书悦没看他,只顾着玩手里的茶杯盖子,慢悠悠道:庞团长您刚来,可能不懂我们野狼团的习惯。我们野狼团从来不会刻意迎合上级,要是说得好,我们不会说什么“对”、“是”、“首长说得好”……这没意思,您说是吧。真的说得在理,我们会按领导说的做的。

他这番话听得庞承功憋了一口气,使劲抿了抿嘴,吸了一口气:那你们有意见怎么不提?

肖书悦看向他,故作疑惑道:哪有啊,我们没意见。

庞承功被他这副样子气得不行,克制着怒火,一边撑着桌子站起来:行,我会学着习惯你们野狼团的习惯的。

——TBC——

评论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