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民政局系列的另外两本《结婚》和《再婚》到手了,刚好昨天突然一点不想看书,就拆开《结婚》看了起来。

确实是作者一贯的文风,字字句句都戳心,明明是第三人称却仍然有极强的代入感,大概是心理描写的插入实在太自然了吧。

不过今天早上看了后半本,越看越不对劲,明明都和好了,误会解除,受又开始作起来了——之前的别扭都可以理解,毕竟A那么没情商而且说话很有问题。但是后来这个作是因为a的哥哥家的家事,不能提的伤疤,你因为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圣母心爆发,作毛线?口口声声的爱A,就是因为一个外人就能翻脸是吧?没谈过恋爱,宝宝也是不懂。

然后看这风向,《再婚》就是讲的那个让a的哥哥有童年阴影的那家子人的悲伤故事,我只能“噫”了。可恨之人有他的可怜之处,也用不着温柔地让世界所有人都包容他吧。突然觉得作者蛮圣母的。第一本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也有点迹象。连伤害过自己的人都能原谅,还不告诉最亲的爱人,因此还产生误会,这脑回路。

评论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