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我手里有你的黑历史

上司X下属 办公室 

凌霄X唐宋

灵感来源:如果你爱一个人,就把ta的说说微博朋友圈整理打印出来给ta看,记录ta生活的点点滴滴;如果你恨一个人,就把ta的说说微博朋友圈整理打印出来给ta看,指着ta的鼻子对ta说,智障,你的黑历史已经全部被我掌握了呵呵哈哈哈

=================================

唐宋其人,二十郎当岁,大学毕业数载,事业上仍旧一事无成;同年进公司的柳燕妮都升到隔壁人事部门经理了,他还在财务部门当他的小小职员,勤勤恳恳地混吃等死。他这个人吧,旁人在他的工作上挑不出大毛病来可又讲不出几个优点:你说他成天不务正业上班偷摸玩游戏吧,该到上交任务成果的时候,他又能踩着死线交上来,还基本没啥问题;你说他做事效率高认真严谨吧,平时偷奸耍滑哪处都有他,搞得他直系boss临走之前好不容易想提携他一下都找不到不违心的夸他的点。

接管他们部门的不是应该升上去的财务经理杨媛,而是不知哪儿来的空降上司,叫凌霄。那天老boss的欢送会上,boss喝酒稍微多了点,才给他们小小透露了一下;但是以boss的人脉竟然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有所隐瞒就是了。唐宋对这个新boss本身倒是不怎么关心,他关心的是新boss来了之后自己还能不能像之前那样混日子,既然boss对此一无所知,那到时候自己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谁都怕这火烧到自己身上,所以那天得知新boss要来,众人准备起欢迎会可以说是相当积极,就连向来懒散的唐宋也积极地帮着同事布置会场,因为个子比较高——在公司男性平均身高165的大环境下他还有175——还被杨姐叫去挂横幅和气球拉花等等。就在他们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有人进来了。唐宋这会儿正搭着凳子往门上方贴气球,那人进来的时候刚好一块墙皮掉下来,正好砸到对方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上。

唐宋就这么手里举着气球和胶带低头跟进门那人对上了视线,心里本来就心虚的他看着对方一脸严肃的样子怎么想怎么觉得是在瞪自己,瑟缩了下脖颈,赶紧从板凳上下来,诚诚恳恳地道歉:“抱歉抱歉!”说完还壮起胆子准备抬手把那人脑袋上的墙皮扒拉下来,却被对方避开了——那人没吭声,只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墙皮也顺势掉落,只余下脑袋顶上的一点点白灰证明了刚刚那一幕确实发生过,好在他个子高,185左右,倒是没几个能看到他脑袋顶的。

唐宋的手就这么尴尬地停留在空中,保持这个动作有两三秒之久才想起来放下,好在其他人都忙着做事,没有发现这么尴尬的一幕。

那男人从他身旁绕进屋子,然后走到台上,试了试话筒,道:“辛苦大家了,请大家放下手中的东西,不用再忙碌,直接坐到位置上。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凌霄,你们的新上司。”男人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语调平稳声线低沉,显得很有气场,所以房间里的众人稍微诧异过后都安安分分地听从指挥坐到了位置上。

 

原本众人料想中的气氛温馨和睦的新boss欢迎会就这么成为了一场新boss交代工作和给众人敲响警钟的严肃例会,财务部的四个人算是对新boss的性情有了基本的了解,会议过后,就都偷偷拿着手机在他们几个人的微信群里聊了起来。

最初还是吐槽这新boss怎么这么不近人情,这波话题一过去,两个女性便开始就新boss的容貌身材等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帅!特帅!身材也不错!杨媛年纪大点已经结婚,故作老道,说扒开来看大多数男人身材都不好。可另一个刚进部门没多久的年轻姑娘张粲却道,说不定这位凌boss就是传说中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眼看话题要往黄暴方向发展了,唐宋作为混在姐姐妹妹八卦群里唯一的男性当即停止了窥屏,赶紧忙着做起手上的工作来——要知道他作为得罪新boss的第一人,在新boss对众人耳提面命过后要是还出篓子的话真是不要混了。

当然,他这阵认真工作的劲头也就持续了三天不到,身上的懒癌拖延症全部复发,安慰自己:反正新boss还没骂过他们,估计第一印象里的不好相处只是个误会,便心安理得地摸起鱼来。

 

唐宋当然是知道公司里有监控员工的上网浏览记录的,但是之前的boss多半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大boss整天忙碌,也难得能看一下技术部门每月提交的报告——况且技术部门的小哥早就吃了众人“贿赂”,心慈手软,从来报告上都有相当大的水分。没想到凌霄这人倒是与众不同,刚来就到技术部门调取了他们财务部的报告——据说因为没到月底例行交报告的时候,小哥还没来得及注水处理,只好在凌霄的注视下把财务部的上网浏览记录调出来然后打印。

 

部门里每个人都被凌霄训了一顿,杨媛和张灿是被批评上班时间逛购物网站看视频,而唐宋和另一个刘冈则因为逛小黄网和上班玩游戏看小说被严重警告。看着另外两个女性向自己投来的鄙夷目光,唐宋相当悲愤:天理呢?自己就玩个小游戏看看小说凭什么跟刘哥这个逛小黄网的搁到一起说啊!误会大了好吗?!

 

之后也不知是不是“三把火”延迟了几天终于烧了起来,部门几个人或多或少被挨着挑毛病说一通,尤其是唐宋,他负责的本来是“应付”这个科目,按理说工作其实不是很复杂,每次往上交个凭证和发票给上头签字就好。没想到凌霄接过材料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把发票贴整齐再交给我,现在这样子,像什么话。”

唐宋只好点头承认错误,然后把材料都拿回去,按着凌霄的指示从新来过。张粲看他一脸萎靡地从财务总监室出来,好奇地把转椅转过来,问他:“唐哥,你这怎么回事啊?怎么又挨批了?“

唐宋无奈摊手,指着材料道:“boss说我发票贴得不整齐。”张粲咋舌:“这都行?”boss太龟毛了吧?她后面这句话没说出来,因为凌霄这会儿从财务总监室走了出来,正拿着份报告往外走。

 

大概是因为有了颜值的加持,两位女性尽管怨声载道,依然坚持认为凌霄这些行径都是其工作认真严肃一丝不苟的最佳表现。她俩的花痴行为当然得到了另两个男性内心的一致鄙夷,不过无一例外都被她们忽视了。

唐宋更加怨念,他作为一个应付会计,本来工作挺简单的,可凌霄一来,连发票没贴好都要被责难一番,不就是因为当初落了点灰在他头上吗?要不要这么记仇?更可气的是,站在同一战线的队友都叛变了组织,身后无人声援,他心里的怨念找不到人可以倾诉。两位女性是指望不上了,唐宋将目光投向了刘冈,可对方直接跟他对视了一眼连忙转回去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显然是弃权了。

 

这种话还没说出口所有人却都拒绝收听的感觉让唐宋莫名有些烦躁,这时裤兜里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打断了他的思考。唐宋拿出手机一看,又是姐姐妹妹八卦群,那俩人竟八卦起凌霄的私生活来,猜他有没有谈恋爱,家里家境如何等等。唐宋本来还烦躁着,这会儿突然灵光一现起来:既然你们都想八卦凌霄的私生活,那我不如加点猛料咯。

心里这么想着,刚刚的烦躁情绪就一扫而空了,唐宋重新把发票都一张张理好,然后等着凌霄回来,再一次交给他。好在凌霄这次没有再挑剔,所以唐宋压下的怒火才没有被再次激发。不过他倒是一直记着之前的打算,因此下班一回到家里,就打开电脑忙碌起来。

 

用了一点小手段,从凌霄的微信找到了他几个共同好友里有关他qq号的消息,唐宋得意地笑笑:这下总能看到你的黑历史了。

可等到一点开对方的qq空间然后破解了他的权限,唐宋傻眼了:卧槽,这尼玛不会是小号吧?咋这么干净?

凌霄的空间里没有任何照片或者其他信息,就连说说也是腾讯自己发的一条“欢迎使用qq空间”,唐宋整个人都懵逼了:难道不是所有人的qq空间都有一段难言的黑历史吗?这么干净怎么可能?!时至今日,唐宋才懂得,原来不是每个人都用qq空间的,只不过他认识的那群人都不属于那个例外而已。

唐宋很难相信自己费了大半天劲却一无所获的结果,忍不住又去百度搜索了下凌霄的信息,结合大致年龄和所在地区,排除掉其他同名同姓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相似结果,但是那是对方参加一个比赛的获奖信息,除此之外一点爆点也无。唐宋很郁闷:费了半天劲连饭都没来得及吃,结果呢?

 

当然唐宋并没有因此放弃,依然坚持每天偷窥凌霄的所有社交网站——虽然依然一无所获。只是他大概“艺高人胆大”,并不知道在自己偷窥对方的时候也被对方发现了。

 

凌霄其实也懂一些计算机知识,曾经因为兴趣,自行研究学习,黑客的那些套路差不多也会个一星半点的,就是这一星半点,让他那天闲极无聊打开了qq空间且看到了一个陌生人持续好几天的访问记录。凌霄摸摸下巴,顺手键入一串字符循着对方的足迹查了过去。

有时候真的只能说是巧合。那天唐宋在公司楼下发现一个饮品店开业,说加上定位带图发说说就可以打5折,那天他刚好忘了带钱包,兜里就几块零钱,想着既然能打折,那就发呗,大不了发完删了就是。结果这一拖延,就忘了。也让凌霄看到了这个定位。

 

其实判断一个人的身份很简单,特别是有了强大的网络之后。凌霄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人是谁查了个一清二楚,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唐宋,于是他笑了笑:有点意思。

凌霄当然没有唐宋那么蠢,会忘记消除自己的访问记录,只不过在离开之前,他沉思了片刻,随手写了个脚本。以便于今后随时查看对方的空间。

 

唐宋对这一切的发生当然是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在凌霄面前几乎干净赤裸如同新生婴儿,每天仍然苦大仇深地蹲守对方的社交网站,寻找哪怕一丝丝黑历史的痕迹。持续了一个月,唐宋终于快要放弃了。要知道作为一个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人,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相当不容易。于是在空间发了条“仅自己可见”的说说,大概讲了下这件事的始末,便准备连同这条说说一起放在回忆里,放弃挣扎,接受上司“十分完美”的事实。

凌霄那天刚一回家,习惯性地通过自己写的脚本隐身进入到唐宋空间里,正好就看到了这条说说,一时间愣了愣,心道:是不是该给对方留点可以反击的余地?

凌霄的这个想法和之后的实际行动确实起了效果——第二天回到家唐宋习惯性地进入了凌霄空间,却发现对方竟然发了第一条说说,虽然只是普通的记录生活,他却仿佛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喜:有一就有二,越多信息就越容易出漏洞!看来自己的计划终于要实现了!

 

凌霄当然看到了他的来访记录。饶是面瘫如他,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对方就好像进入无人在家的屋子的小偷,大摇大摆丝毫不知道主人房子里还有监控。

 

公司里,两人照常是面瘫上司和懒散下属,而到了家里,又开始窥视对方的生活。凌霄发现自己似乎逐渐习惯了这种有些病态的窥视,翻着对方以前说说记录的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哎,那家伙实在太有趣了。

当然唐宋也有了些收获,他发现这个面瘫上司生活中果然跟工作一样无趣,除了大半夜发几条“今天工作结束得有点晚”“加班”之外就没点其他东西。所以说,他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对方的黑历史?

唐宋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因为对方的说说无聊而放弃探寻,明明这已经跟他之前秉承的“效率最大化以获得更多娱乐时间”的人生信条相违背,他却仍然继续每天看着对方的空间,是不是因为——他已经把这当成了一种习惯?

 

直到有一天凌霄发了条带照片的说说,这个诡异的局面才终于被打破。唐宋看着那个挽着面瘫上司笑得一脸甜美的年轻女性心里怎么想怎么不舒服,竟然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就是来找凌霄的八卦和黑历史的,既没有分享给姐姐妹妹八卦群里的两人,也没有对那个女人仔细查查。他好像有点丧气似的,终于发现自己这样的行为实在太无聊,于是关了电脑,打开手机里收藏很久都没来得及看的耽美小说看了起来。

 

凌霄那天发这条说说也是个意外。刚好白天他姐姐凌云过来分公司视察,到之前叫上自己去吃了顿饭,顺便了解一下分公司最近的情况。俩人吃完饭,凌云掏出自己手机拉着他硬要合影一张,说爸妈想他了,要看看儿子瘦没瘦。凌霄能拒绝吗?当然不能,毕竟在自己出柜几年之后父母这还是第一次提出这么个带着关怀意味的要求。所以晚上回到家里,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顺手把这张照片发到空间里,设上了“仅自己可见”。

当然,凌霄没预料到唐宋看到照片的反应,只是纳了闷:对方不应该是受到鼓励一般地继续积极地窥屏下去吗?怎么突然就没有再过来看了?在公司里,对方的表现又是相当正常,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凌霄晚上回到家里,忍不住过去唐宋空间里看了看,仍旧是一无所获。

他如今的心态倒是跟唐宋当初那样有点相似,魔怔了似的,一天看几遍对方的空间。

结果有一天,唐宋看向自己的目光总是有点躲闪,凌霄实在是相当好奇,可在公司是没办法查看对方的空间的——总会留下痕迹。等到晚上终于走到家里,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

等到看到唐宋的说说时,凌霄愣了愣。

“卧槽,昨天晚上我特么做了春梦[再见]梦见了凌霄。妈的,一定是因为昨天看了个面瘫攻的小黄文,那煞笔又天天黑着脸在办公室晃所以才这样的[微笑]。”

说说设置的依然是“仅自己可见”。据凌霄看了唐宋这么多说说来推断,这条“仅自己可见”的说说,就是唐宋的心里话。他一时心情有些复杂。

 

后来几天,唐宋的工作效率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降低。其他部门拿过来报销的票据丢三落四险些找不到,交给他整理的文件也拖拖拉拉才交。就算是心里已经多次催眠自己要对这人宽容一点,凌霄也终于忍不住批评了他一顿。虽然他以为自己的语气已经足够委婉,但是很显然,对方并不这么想,他就眼睁睁看着唐宋的头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终于在心里叹了口气,对他挥挥手:“你回去吧,好好工作。”

凌霄不是读心专家,他当然不知道刚刚唐宋之所以被他轻轻说几句就低下头,只是因为看到了自己颈间的红痕,并把它们当做了吻痕,然后心里在不断地疯狂吐槽:卧槽卧槽看不出来凌霄你女票长得文文气气没想到是狂野派!

虽然凌霄不是读心专家,但是唐宋那种什么事儿都往说说里发只是有的加个“仅自己可见”的人也不需要他读心,直接就发到空间里等着自己看。看完他今天更新的说说,凌霄满头黑线:大夏天的还不允许我被蚊子咬几个包吗?

 

夏夜难眠,辗转反侧。唐宋万万没想到,睡眠质量从来自己敢说第二身边没人敢说第一的他竟然失眠了,他的内心是疑惑不解的却又隐隐发现了点什么。

因为头天晚上失眠,所以第二天公司全体例会的时候,他最终没坚持住,打了瞌睡。凌霄在他对面坐着,有些无奈:长这么白就别坐那窗帘空隙透光的缝对着的地方了吧,这反光反的,生怕总经理看不到是怎么的?

 

总经理又不瞎,当然看见了,于是话头一转,道:“最近某些年轻的员工啊,态度很不端正,虽然说,我们公司啊,管理是比较宽松的,但是呢,不意味着大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嘛……”他说到最后一句,饱含深意地看了眼正在打瞌睡的唐宋。旁边的杨媛当然也看见了,连忙掐了把唐宋的腿,疼得他一激灵,一瞬间清醒过来,欲哭无泪:得,这下悲催了。

例会过后,唐宋仍然是恹恹的,部门其他几人都以为他是被总经理的警告吓了一跳,赶紧安慰他,说总经理也就是吓唬大家一下,别放在心上。唐宋勉强笑笑,谢过几人的好意。

其实他之所以心情不大好,只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而已:原来自己早就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那个面瘫上司,可对方却是直的。这么一想就有点委屈,情绪也忍不住外泄。万念俱灰之下,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最近工作干得也不好,还老被凌霄天天数落,干脆辞了算了,就当没遇到这个人,自己好好步入生活的下一个阶段。

 

凌霄接到唐宋的辞呈时是相当震惊的,只不过他习惯了面瘫,这会儿也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着,好似波澜不惊不为所动。只是从唐宋的视角来看,对方的脸比以往还要黑上几度。瑟缩了下肩膀,唐宋勉强说出自己辞职的理由:“我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工作,感觉工作起来没什么意思,想辞职去找找其他更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

凌霄听完他这段话,跟他对视了好一会儿,仿佛想通了什么一样,在他的辞职报告上签上了名字然后盖了章。不过却没有把辞职报告马上递给他,而是从抽屉里拿了个文件夹出来递给了他。唐宋呐呐开口:“那个,boss,我都辞职了,还有工作要处理吗?”

凌霄叹了口气,翻开了文件夹,道:“你先看看。”

唐宋满头问号地接过了文件夹,一打开竟发现里面全是自己空间里的说说。粗略估计这个厚度,差不多就是自己这些年说手的集合了。还有另一张纸,列的全是自己访问他空间的记录。唐宋一时间有点懵:这啥玩意儿?我被发现啦?

凌霄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显然十分满意,他拿出自己惯用的语调沉声缓道:“你明白我为什么批准你离职吗?”

唐宋这会儿还在懵逼状态,没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诚实道:“我最近工作状态太差。”

凌霄难得露出笑容,摇摇头:“因为我们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

他见唐宋仍然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忍不住笑容扩大,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跟你说这些吗?”

唐宋狂摇头:麻麻,这个男人太可怕啦我可以拒绝吗?!

凌霄放缓了语调,近乎叹息似的道:“因为我好不容易掌握了你的黑历史,想拿它要挟你告白,你这家伙却要离开了。”


评论(3)

热度(1)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