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一个人撑起一道原——白鹿原观后感

一个人撑起一道原——白鹿原观后感

《白鹿原》这本书太长,从文字内容来看确实如此;《白鹿原》这本书又太短,它只讲了这个原上的祖孙三代经历的短短一百多年;事实上它的长度又正正好,因为它要讲的,只是一个人——白鹿原的族长,白嘉轩。

在读《白鹿原》的时候是很艰难的,由于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懒),这本书数次拿起又数次放下,用了加起来差不多有四五天的时间,我强迫自己通读了全文,并且还做了一点笔记(此处应有掌声)。

说来惭愧,从大一到现在,认真阅读的大部头除了《白鹿原》只有《四世同堂》,但是两本书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读《四世同堂》的时候,心里只感到一阵悲凉,老舍的文字是很能打动人的,当初读不进去《骆驼祥子》也有这样的原因,透过纸上的铅字,我仿佛穿越时空,就活在那个时代,身边就是那些人,而自己无力改变一切,只能看着这些人在抗争之后依然步入命定的悲惨结局;而《白鹿原》,因为作者用了一种魔幻现实交织的手法,我在读的时候可以将自己抽离其中,一面阅读,一面评判其中的人物,甚至读到对人物行为的不解之处会觉得作者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安排。如果说老舍书中的主角背负着不可违逆的“宿命”,他自己只是叙述者;那白鹿原上的人则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的,在虚妄的幻想和自己的莫名坚持中行事,作者作为造物者在其中安放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手”,搅动了白鹿原的天空。

白嘉轩这个人,既古板墨守成规,又敢于听取他人意见,时时自省;既公正无私甚至无情,又善良宽容。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撑起了一道白鹿原。

作为族长,他公正无私,自己的长子白孝文跟田小娥通奸之事丢尽了他作为族长的脸面,尽管母亲和妻子苦苦求情,依然按照族规惩罚了白孝文和田小娥。不可否认的是,他做出这样的抉择是由于脸面的原因,然而在全文中,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作为族长,行使族长权利,却从不偏私,也不滥用职权。客观的来看,这样的人是很值得敬佩的。

白嘉轩古板,他看不得龌蹉之事,但是他很听得进意见,尤其是对于姐夫朱先生的话,他都能听进去,所以在他跟白孝文由于田小娥之故分家,白孝文颓废一段时间最后学好之后,朱先生劝他把白孝文认回去,他犹豫了很久,最后由于那股对朱先生莫名的崇拜和信服最终同意了。我个人对于作者这样的安排不是很能理解,在作者的眼中,朱先生似乎是一个圣父一般的形象,他好像可以原谅一切改过自新之人。当然,我只讲白嘉轩的性格矛盾,朱先生的暂且不提。

黑娃(即鹿兆谦)这个角色,我不是很喜欢,按照电影版《白鹿原》的宣传来看,黑娃似乎是一一个反抗命运反抗压迫的正面形象,但是在原作中,黑娃这个角色应该是一个亦正亦邪的形象,他从小叛逆但经过命运的打磨最终走向正途,而主观来看,他是一个不知好歹、恩将仇报、滥杀无辜的嗜血的人渣。他从小讨厌白嘉轩的“腰板太直”,所以在他落草之后第一件事是打断白嘉轩的脊柱。当初我并不能理解黑娃的这种近乎极端的做法,而这种对他人性命漠视的行为更是让人厌恶。然而,今天出于某些因素,我冷静客观地思考了一下,他这大概是在权威之下禁锢太久之后产生的极端的反抗行为:在他还出于权威范围之内(白鹿原)的时候,他不敢反抗,然而由于他自身性格的极端,最终这种厌恶权威的思想在离开白鹿原之后爆发之下的结果就是摧毁权威。所以他摧毁了代表白嘉轩的权威的脊椎。

而白嘉轩的宽容正在于这根脊椎。他对生命从来都是承受,然后更加坚强地迎接逆境之下的挑战。在脊椎断裂之后,白嘉轩很快振作了起来,并且带着原上人迎接了数次天灾人祸,这些困难从未击倒他。最后黑娃学好回归,他亲自迎接了“鹿兆谦”这个人。其肚量可见一斑。

古板相对应的白嘉轩的另一种性格是他永远认为各人的命运都是各人自身造成的,所以在经历数次磨难之下,他从未倒下,因为他觉得这是他该要面对的。白嘉轩的同辈人,他的好兄弟鹿三,在田小娥“祸乱”白鹿原的行为之下最终杀掉了她,然后他在跟白嘉轩坦白的时候安慰内疚的自己说:“田小娥是个害人精。”所以自己杀掉她是对的,除掉了白鹿原的祸害。但是白嘉轩打断了他:“她害不害谁,得看本人咋样,打铁需得自身硬;凡是被她害了的都是自身不硬气的人。”

“打铁需得自身硬”,这句话几乎就是白嘉轩的人生准则,所以他自律克己,又宽容待人。面对天灾人祸从不慌乱,坦然迎接一切。这条准则让他成为了白鹿原人最敬畏和信服的族长,这条准则也让他带着白鹿原人度过了多次困境。

白嘉轩也有缺点,或者说,他也是封建制度的代言人,田小娥的悲剧,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白嘉轩的古板和公正无私也是她悲惨结局的导火索。而白嘉轩所遭受的来自鹿家和黑娃的磨难也一定程度上是他自己造成的。不过我最佩服他的也是他的坦然和不抱怨,他从不会后悔“当初若是……就好了”,他只会接受结果,然后尽力改变它,如果改变不了,那么就从结果上重新前进。

这样一个人,无疑是值得钦佩的。除了钦佩以外,我竟然找不出任何可以评价他的词语。


评论

热度(5)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