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闲来无事,写文读书

【格利】势均力敌P3

这章开始是全知视角——不过依然是偏利利这边的,但会把前两P刻意忽略的细节一一补充。

————————————————

P3与白百合差到天边去的紫罗兰(上)

面对哥哥对计划进度的时时关心,此前在仕途上无往而不利的利利乌姆在烦躁应付之余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格罗苏拉并不像他以为的那么好拉拢。

而这一事实也许在最初就留下了苗头——从巴登机场的初次见面开始,他看见那个裹着柔软披肩却生了一副冷硬外貌的银发男人的第一眼,心里就不那么愉快。而那同时也是利利乌姆懂事后的人生中第一次对着他人露出那么明显而不合时宜的表情。

恶意也外露得过于明显。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对方对他始终有所提防,导致他们的计划进行得举步维艰:从宴会后的那次谈话过后,格罗苏拉并没有就他们谈妥内容做出什么实际行动。而面对这种情况,他却并不能暴露出自己内心的焦虑,以免对方心生怀疑。

这样被动的情况实在是糟糕透了。

利利乌姆对这种被动的局面历来十分抵触,这次尤甚,乃至于迫不及待地想要获得一些改变。

 

“利利,你确定……要进行这个计划吗?”虽然心里清楚他们对弗罗旺建国的目标有着共同的热切期盼,弗罗旺的现任区长对于自己弟弟的关怀仍然是高于其他一切的。

此时的利利乌姆坐在高背椅上,右腿优雅地放在左腿膝盖上,一边看着宅邸新栽的鲜花,一边不大在意地轻轻吹了吹手中杯子里的滚烫茶水,有些无奈似的看向对方,道:“我以为凭着这些年的相处,你应该早就相信我的手段了,哥哥。”等瞥到对方不赞同的皱眉表情,利利乌姆才放下了茶杯,坐正了,语气严肃地改口:“请放宽心吧,我做了充足的准备,保证绝不会让自己吃亏。”

弗罗旺的区长眉头隆起的弧度这才消了下去,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目光坚定、如操胜券的弟弟,闭目叹了口气:“好吧,那么,我祝你成功。”

 

然而送走了自己忧心忡忡的哥哥,利利乌姆却不像刚刚做出保证时那样充满信心。尽管他已经得知了格罗苏拉过往的全部经历,弄清楚了这个面色冷硬的男人不过是个过分耽于工作以致被妻子抛弃的可怜又贫穷的“慈善家”——据调查,在格罗苏拉上任五长官之前,他的大部分工资和时间都用去资助孤儿或者捐献给慈善事业了,常年独守空房的妻子忍无可忍之下与他离了婚——他仍然不能确定自己的手段是否会起效。

爱做慈善的人不一定足够心软或者有足够的责任心——否则怎么会因为慈善弄到家庭破裂呢?而不巧的是,他接下来的计划就恰巧要利用人类的这两种品质。

 

几天后,在五长官的例行休假之前,利利乌姆推开了格罗苏拉办公室虚掩的房门。果不其然,对方依旧在办公桌前翻看着文件。看那文件夹的颜色,利利乌姆猜测,大概是ACCA监察课送上来的。然而此时这些东西都成了次要的,利利乌姆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脊背挺直,微微低着头翻阅文件的格罗苏拉身上。他抬手轻轻敲了敲身旁的门板。

格罗苏拉没有抬头,用他低沉的声音应道:“请进。”

利利乌姆这才开口,声音里带着点惊讶和调侃:“格罗苏拉长官,休息日前夕竟然也这么废寝忘食,真不愧为ACCA的希望。”

格罗苏拉应声看去,正巧撞上解散了长官制服外套扣子、斜倚着门框露出一副惫懒姿态的利利乌姆调笑的眼神。

“利利乌姆长官。”由于已经习惯了时不时出现在自己这里的对方,格罗苏拉只是幅度轻微地向对方点了点头,就接着重新看向手中的文件。

利利乌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并不在意对方的冷淡态度,继续道:“听说这次休假你不回洛克斯?那么应该有空来我家里坐坐吧?”

格罗苏拉翻阅文件的动作顿了顿,有些不解地朝对方看了过去,接着看到利利乌姆朝他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灿烂的笑容:“我是说,聊聊ACCA。”话音落地前,他眼睛眨了眨,不经意地带出一点狡黠。

 

格罗苏拉果然答应了。

 

第二天按着地址来到利利乌姆的宅邸,格罗苏拉看着眼前被暖房簇拥着的精美建筑,怔愣地停下了脚步。

等被人迎接进去,看着四周在初冬时节依然盛放的繁花,格罗苏拉微微皱起了眉头:真是大手笔……

利利乌姆穿着颇具弗罗旺区特色的带有几何刺绣纹路的白色衬衫从房子里迎了出来,然而对方远远看见他就笑了:“格罗苏拉长官,就这么喜欢ACCA吗?我是说,你的衣服。”

格罗苏拉这天穿着的正是ACCA本部五长官的制服。他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这套衣服轻便、结实又保暖,就算是出门也足够体面。

然而利利乌姆的语气和眼神却让他对自己已有的观念稍微有了一点怀疑。于是他迟疑了片刻,才道:“除了制服,我也没有别的衣服了。”语气里带着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窘迫。

“噢,这倒是我的过错了,作为主人,应该替客人考虑好一切的。”“体贴”的利利乌姆并没有在这个深聊下去也许令人难堪的话题上过分纠缠。说完他叫来一边侍立的仆从轻声吩咐了几句,然后领着格罗苏拉进了宅子。

——tbc——

评论

热度(4)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