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闲来无事,写文读书

读书·《山河尺素》

刚看了20页,有些难受,却不是为其中动人的爱情或者什么动人的字句,而是为这信件里朱满溢的自得和久居高位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点官腔,还有两人急于认识又半遮半掩的故作姿态。
买书时我是看它打着“古典知识分子的日常”的旗号,以为是朋友间的相互酬唱,聊人生、历史、家国大事的,预备买来学习。真的拆开书才发现,原来是年事已高位居高处的“文人”与爱慕自己的女学者之间的往来信件。
其实男大女小的著名文人夫妻也不是没有,巴金与他妻子萧珊就是。巴金的回忆录《随想录》我也看了,里面写到萧珊的那篇《怀念萧珊》更是每看一遍都让我难过——这是为的真情实感。所以发现两方有着年龄差时并不让我反感。
然而,翻看了几封信件,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翟的一封信就附了自己的照片,朱从第一封信开始表面抱怨其实自得地讲自己很忙,因为在给总理写讲话稿。而后更是奔着文字版相亲去了,翟开始讲自己的人生经历,还说自己常去北京组稿,希望能够见面。朱又说自己书法不错,是从祖父那儿学的,又讲什么自己祖父的小楷当世无人能及。
……
其实两个要谈恋爱的人互相吹捧,自行卖弄怎么样都没错,毕竟求偶行为是动物本能。只是这样的结果跟我买书时的预期差别太大了,就好像我本来嚷嚷着口渴,结果有人端来一大碗油泼面放在我面前,要让我怎么开口说出那句感谢?不打人已经很够意思了。
况且,我本身就不喜欢总是卖弄的所谓“文人”。

如今不晓得要不要继续看下去,因为看得有点恶心,而且搜了豆瓣书评,也都是没什么营养的吹捧。等心情平和下来再试试看吧。

评论(2)

热度(6)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