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29

P1传送门

单纯的凡凡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29.

说来何建国活了这30多年,仔细算算,感情经验却是零。原先读书的时候没开窍,姑娘小手都没敢牵过;后来去了部队,身边一群和尚,倒也没觉得单身有什么;偶尔一群大老爷们儿趁着节假日烟酒禁令解除,聚众喝完酒讲了荤段子撒酒疯感叹孤苦伶仃人生的时候,能心有戚戚地附和几句就算是感情细腻得很的时刻了。这么一想,他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姑娘,还真是个问题。

又想到卓亦凡的吻,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排斥。这是不是说,他本来喜欢的就是男人?想到这里,何建国摇了摇头:原先也没对男人有过什么特别的想法,要说自己是弯的,大概有些勉强。

不过他倒是很能确定,如果卓亦凡当面告白,他做不到斩钉截铁地拒绝。然而这样的“不拒绝”是出于同生共死过后的舍不得么?也不是。倒不如说有的东西早就隐约有了影子,只是现在太阳升起,才显露出来罢了。

等卓亦凡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何建国嘴里叼着没点燃的烟,挽着衣袖,倚靠在床头一脸深沉地思考着什么。他刚刚做完坏事,眼下见到对方与往常不同的举止,心虚之下多话起来:“这酒店好像不让抽烟吧?我也没带打火机。”

何建国摇摇头,伸手把香烟拿了下来,搁在手里把玩:“我就过过干瘾。”

“那行。对了,我下午没撒酒疯吧?”说到这里,尚且心虚的卓亦凡仔细盯着何建国的表情,试图从对方的反应中窥探些什么。

何建国看了他一眼,目光下意识逡巡到了卓亦凡因刚刚沾了水而变得水润殷红的唇,道:“还行,原先在非洲也有过这么几回,习惯了。”

卓亦凡注意到这查探的目光,脸上有些发热,嘴里却顺着对方的话道:“啊,也是,总是麻烦你。”

何建国见卓亦凡似乎不准备挑明刚刚那个偷吻的举动,便换了个话题:“不麻烦。对了凡哥,这次咱们回去,你有什么打算?”

对方突然转了话头,卓亦凡愣了一下才呐呐道:“先调查调查市场吧,我再去找几个朋友借点钱,现在手头不宽裕,想做什么都缩手缩脚的。”

何建国点点头:“行,那到时候再商量。”

卓亦凡悄悄松了口气:看来刚刚偷亲的那一口没有暴露。

不过卓亦凡又隐隐觉得,今天何建国好像哪里不大对,可转念一想,估计是去扫了墓,心情还没调整过来,便又把心放回了胸膛。

————————TBC———————————

P30传送门

评论(6)

热度(10)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