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26

P1传送门

喝酒了,一喝酒就容易出事是不是,午夜档快了。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26.

说来惭愧,卓明给的支票当时写了好几十万,之后被卓亦凡兑成了钱,放在了卡里,结果等他们回程时一清算,才发现已经用掉了将近五分之一。这么看来,坐吃山空的结局大概是注定了。所以卓亦凡想,那天在云南的一时兴起,也许真的需要付诸行动。只是开客栈可能还不大适合他。他不是个会经营和管理的人,包括在非洲的厂子里,那些事务也基本有老林带着处理——对了,他可以把老林喊来搭伙啊!卓亦凡恍然醒悟。

何建国听了这个想法后,迟疑道:“老林他还愿意出来么?回来的路上,我听他念叨自己再也不离开老婆和女儿都好几回了,估计他不愿意离开A市。”

卓亦凡懊恼地应了声:“对,差点忘了他还是个居家型好男人。这可怎么办?咱俩对做生意可是一窍不通啊……”

何建国听着对方脱口而出的“咱俩”,显然是发自内心地把自己算成了跟他一伙,莫名十分愉悦,便出言安抚:“凡哥,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咱们开个安保公司,干老本行呗。”

卓亦凡听着有理,点点头不再为这事发愁,转而道:“行,回头我陪你去了公墓,咱们再考虑。”

大概是心头的结终于被卓亦凡挑松,就算乍一听到这个话题,何建国的心中也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剧烈波动,他看着低头哼着歌刷微博的卓亦凡想:自己可能真的已经放下了。

 

何建国前战友的故乡处在北方的K市,就在A市边上,刚过了五一,这会儿两个城市终于有了点春天的暖意,扬尘和雾霾不在的时刻,天蓝得跟数年前的挂历背景如出一辙。

这时节去公墓的人寥寥无几,卓亦凡忍着好奇,跟着何建国的脚步,在墓碑林中穿行,走过了不知多少排墓碑,才见对方停在了一块格外简单的石碑前。卓亦凡看着墓碑上那张穿着军装笑得灿烂的年轻人的照片,心中有些感慨:看着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啊,生死真是无常……

不过他终究跟这墓碑的主人并不相熟,于是除了一开头的感慨之外,再没别的情绪。接着他看了一眼何建国,见对方脸上表情不明显,既不算太严肃,也不算太感怀,一时有些忐忑:老何他没事儿吧……

何建国确实没事儿,他的心情甚至比卓亦凡想象的要好一些。大概是卓亦凡原先安慰他的那些“有牵挂没法投胎”的胡话起了效用,他开始觉得自己要是太歉疚,说不定真的要拖累自己兄弟没法投胎成佛。于是到了墓碑前,他只是看着碑上兄弟的照片,把这块碑当成了兄弟本人,在心里单方面地跟对方聊了聊这些年自己的经历。然后他心里悬着的那块摇摇欲坠的巨石终于滑脱,然后在地上碎成了粉末,被五月的暖风一吹,消散得干干净净。

就在卓亦凡心里的担忧越滚越大,差点问出声的时候,何建国转头对他一笑,朗声道:“走,凡哥,我得请你喝个酒好好谢谢你!”

看到何建国眼角熟悉的笑纹,卓亦凡终于放下心来,使劲一点头:“诶!”

————————TBC——————

P27传送门

评论(2)

热度(14)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