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22

P1传送门

P22 哪里来的飞醋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22.

有头天晚上的经历在先,卓亦凡再不敢叫外卖,又摸了摸自己肚皮上的软肉,自觉该增加运动量了,便扯着何建国在这个小镇外头靠湖的部分跑圈。

据说是冰雪融化汇成的湖水倒映着天空的澄澈,让人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天;阳光在雪峰顶上勾勒花边,温暖而灿烂的金色在天水之间肆意渲染。

卓亦凡在非洲待了几年,哪看到过这样的画面,一时感觉诗意都要从胸腔喷薄而出了,可碍于贫瘠的文字,那些情绪只能汇成几个字:“真他妈好看。”

何建国没忍住摸了摸对方汗湿的脑门,点点头:“确实好看。”

看着这片迥异于非洲的湛碧天空,两人不约而同地感慨道:终于回到祖国了。

 

大约美食和美景都有着同样的疗愈功效,自回国便有些郁卒的心绪,在这方宁静的天空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卓亦凡看了眼旁边抄着手望着湖水泛波的何建国,抬手理了理脖子上搭着的毛巾,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在这儿呆着真不错,家里那些破事儿好像都快忘了。”

何建国忽地听到身边人说话,还愣了一愣,接着笑道:“确实不错,空气也比非洲好,那边燥得慌。”

卓亦凡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突发奇想道:“要不在这儿开个客栈算了。”

何建国听了略一沉思,道:“我之前有个战友好像去了旅游局,帮你问问吧。”

卓亦凡哪想到对方这么配合,他就随口说说罢了,颇有些惶恐地摆手:“算了算了,我就这么一想。”

何建国又一笑:“行,那等你想好了要干啥,我跟你一块儿吧。”

卓亦凡借着抓毛巾的动作,抚了抚跳动频率增快的心脏,小声道:“那我杀人放火呢?”

何建国没大听清,复又问了一句:“什么?”

卓亦凡摇摇头,傻呵呵地笑了笑,心道:算了,要是有杀人放火这种事还是不拉着你下水。

 

云南玩了几天,卓亦凡又想去江南玩,从非洲回来,他似乎对祖国各地气候湿润地区的风物都相当感兴趣,趁着手里有钱,多出去玩玩是正经。然而他们新行程还未开始,何建国就接到了多年没联系的朋友的电话,说他十几亩草莓熟了大半,这次好邀请这些老战友去吃呢。

卓亦凡压下不愉,大方地摆摆手:“你去吧,好好玩,别忘了给我打包点东西回来。”

何建国这才放心,改签了机票去了西南。

 

然而何建国的离开,让卓亦凡一个人在水乡玩得兴致缺缺,尤其伴着江南的绵绵细雨,情绪是越发抑郁,于是闲极无聊窝在客栈的他每天微信“骚扰”何建国,问对方跟老战友他们玩得怎么样。

何建国大约是太忙了,打字都很少,总是时不时发几张集体照过来,照片上的人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僵硬,也没什么花哨的动作,若不仔细看,简直让人怀疑只是p图换了个背景。

可眼尖的卓亦凡发现了其中的“亮点”:有张照片里,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女人挽着何建国,笑得十分灿烂。卓亦凡嘟囔了句:“有这么开心吗?都能看到后槽牙了。”然后他按捺住自己满腹的酸水,打字道:“可以啊老何,这么几天就泡上一个。”

何建国隔了一会儿才回:“嗨,那是我老班长的妹妹,早嫁出去了,旁边挽着这就是她老公。”

卓亦凡这才翻回照片,仔细一看,那姑娘确实还挽了一个,而且这张照片里每排人都互相挽着手,好像在做什么游戏。

——————TBC——————

P23传送门

评论(8)

热度(16)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