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16

P1传送门

俩人开始思考人(爱)生(情)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16.

硝烟未尽的这个夜晚,获救的人们在维和部队准备的简陋场地匆匆度过,这两天的经历对逃出生天的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场真实的噩梦,而那些在脑海里持续闪回的画面,注定了所有人都无法安睡。

林志雄的眼镜早就不知落在哪个角落,此刻终于获救的他与昨日驱逐冷锋的那个强硬角色判若两人,裹着被子的他不住抚摸手机壳上的妻儿合照,脆弱得蜷成一团。

Rachel抱着Pasha,困倦之极的她们已然入睡,眉头却紧缩着;而冷锋因为让出了被褥给这二人,只能靠着墙壁,闭目养神。

卓亦凡因为白天的腿伤,半夜痛醒了好几回,然而等他第二次醒来,就看到自己身上又被裹了一层被褥;睡在他旁边的何建国不知从哪儿借了身军大衣,把自己裹成了个蚕蛹。

卓亦凡在大腿的阵阵抽痛中思考人生,他觉得自己心态好像不大对,以前何建国照顾他,他心里可没这么多柔情,怎么这会儿看见何建国把被子让给自己,心脏就像是泡在了盐水里似的,不住瑟缩。

他听着旁边何建国轻微的鼾声,想起白天俩人挤在水泥管道的那一幕,血腥、汗水和硝烟混在一起,俩人的心脏都急促地跳动——现在冷静下来再看,他越发觉得自己的心跳不止来源于将死的恐惧,可一想到这里,后怕就像是夜晚海边的潮汐,接二连三地涌了上来:如果当时死了,那这些未曾得到答案的疑惑也就这样跟自己埋藏在了瓦砾堆里。

 

何建国入睡前本以为这晚的梦境又逃不脱当年那场爆炸,然而当这一晚的梦境却与之前的数次大不相同。他梦见了爆炸,可记忆中模糊的战友的脸,换成了卓亦凡。

他喘息着从梦中惊醒,然后下意识转向了旁边,看到卓亦凡因为腿疼皱着眉头的脸庞,心中大安。然而何建国再也睡不着了,梦境里的枪炮声还回响在耳边,他实在很需要静静。

空地上的一排排被褥上睡着从各个城市获救的中国公民,有维和部队的官兵在周围巡逻,为他们守卫着这方天底下难得的安全。何建国裹着军大衣,坐了起来,往冷锋那边走:他觉得,自己的那些经历,暂时只有这个兄弟可以接受倾吐。

 

冷锋在浅眠,听到脚步声停留在自己面前,然后自己肩膀被轻拍,他睁开了眼。

 

俩人走出了这片安置区,等冷锋听完何建国的故事,他斟酌着开口:“也许我话不好听,可生死有天命,班长你也不必太自责,当年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何建国点点头,然而这晚梦里的主角换成了卓亦凡的事情,他却没跟冷锋提:有的事,外人大概是解决不了的。

——————TBC————

P17传送门

评论(6)

热度(16)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