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15

P1传送门

剧情终于走完,卓亦凡和何建国的心态有变化。以及并不是很懂tangbidangche怎么成了敏圖感词,我试了十多遍才试出来是这个词的问题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15.

何建国大约这辈子都忘不了中国维和部队的口号:“为和平而生,为和平而存。”

所以为了更多人的性命,此刻陷入被卷土重来的戴恩军事资源公司的叛军包围的局面,只能孤军奋战的他,按理该韬光养晦寻找机会才对。

然而当那个绰号为老爹的叛军头领为了找出昨天交手过的对手,戏谑地看着所有抱头蹲在厂房里的人,并示意那个高大如熊的凶恶男人抓起这里头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卓亦凡时,他放弃了最优方案,站了出来:”It’s me. I was a soldier before I work here.”他不顾林志雄的低声制止和被踹倒在地只能使劲用手拉扯着他裤脚的卓亦凡,自顾自地用他如常的柔和语调向那群人解释自己昨天是如何指挥所有人给对方添堵的。

而他那镇定自若的态度正如意料之中那般激发了这群不法之徒的暴虐。那个熊一样的叛军骂骂咧咧地朝他的肚子狠狠踢了一脚,何建国吃痛弯腰,却咬牙不发一语。他很清楚,自己吸引叛军的注意力越多,其他人也就越安全。

 

这一夜的桑库家镇下起了热带地区难得的暴雨,可厂房内的人们却无暇为中途离开的冷锋三人忧虑,因为他们已经自身难保。

何建国挨了一顿毒打,好在他不像抗战剧里那些被敌人俘虏的角色那样刻意跟敌人对着干,只是默默忍受着,让叛军觉得十分无趣,反而少遭了些罪。见他也就只剩一口气,老爹叫人停了手,他们早从监控记录看到了的那个叫冷锋的男人势必会再出现,与其现在杀掉他的同伴,不如叫他的同伴们怀着希望等他到来,再送他们一起归西。

 

天亮了,戴恩军事资源公司的一行人站在厂房外部署陷阱,等着冷锋入瓮,他们不担心对方不来,反而因为期待昨天那场战斗的结局而格外兴奋: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是一场胜券在握的猫捉老鼠游戏,只待那只“鼠”一到来,游戏便能开启。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眼中的“那只徒劳挣扎的老鼠”已经通过高倍望远镜观察到了他们的部署,并且带着他们万不可能想到的原始武器,正向着工厂方向进发。

 

卓亦凡跟众人一样被看着蹲了半宿,腿早麻了,此刻看着半边脸都是血污的何建国,恨恨道:“这群杂碎,等老子出去了非弄死他们。”

林志雄心里也烦躁着:“凡哥!别TM吹牛比了,怎么出去啊!就算出去了,您会什么呀!”

卓亦凡无言,却没想到何建国也拿虚弱的声音数落他:“凡哥,以前都是我们让着你,这回可不行了。”

就在这几人快要吵起来的正当口,工厂众人突然听到一声楼上坠物的闷响,这时他们才惊喜地发现“死而复生”的冷锋来救他们了,所有人在此刻有着前所未有的默契,没有人出声,只是眼中含泪压抑着激动地看着冷锋仿佛杂耍一样在楼梯、货箱上面腾挪,顺带着弄死一个个叛军。

此刻见何建国终于被解了下来,卓亦凡不待任何人指示,立刻冲了过去扶了他一把,刚刚因为何建国的话而低落的心情虽然还持续着,但关心毕竟远胜过那些无谓的纠结,于是他跟何建国和冷锋一起,捡起敌人落下的枪支,振作起精神,准备反击。

 

叛军没料到鼓掌之中的猎物的反抗竟然如此剧烈,让他们自己形容都有些狼狈,而最初为了诱捕冷锋,他们的主力已经开到了远处,所以在冷锋几人默契的配合之下,留守的叛军只能狼狈地撤退。

工厂的众人终于得以喘息,而此刻冷锋接到了一个好消息:联合国的救援直升机要来了。

 

伴随着一阵轰鸣,白色的直升机盘旋上升,地上的众人望着天空露出了自枪声打响以来的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然而他们脸上的笑容还未消散,一发炮弹就突兀地袭上了直升机尾翼,而那直升机顷刻间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没头脑地撞了一转,接着直直坠了下来。

机上乘客的尖叫和地上亲人的哀嚎充斥在整个广场上空,而他们眼睁睁看着远处的坦克步步逼近,所谓无望便是如此。

 

何建国难得骂了声“fuck”,接着大吼:“所有人!去老仓库!去老仓库!”

林志雄带着工人们全部往老仓库方向跑去,而卓亦凡一边护着工人撤退,一边回头看了一看,他看见冷锋抱着失去意识的Rachel,发出一声怒吼,突地想起之前老何被从货架上放下来,歪靠在他肩膀的那几秒钟,而他把眼前的画面跟那重合起来,心里便忍不住一阵惶惶:如果老何刚刚死了……

何建国一转头就看到了卓亦凡的走神,立刻过去使劲推了他一把,大吼道:“走啊!快跑!”

卓亦凡立刻回神,看着何建国脖颈上还未消退的青筋,还未开口,就听见冷锋那边状况有变——Rachel活了,而这死而复生的美国姑娘,在“重生”的第一刻,就干了一件最不合时宜的事情——她费力起身,吻了冷锋一口。

卓亦凡长大了眼,跟着发出了不合时宜的感慨:很强,很浪漫。

 

而在把Rachel带给林志雄之后,三个人心有灵犀一般,维持着之前的默契合作步调,登上了一架坦克。

虽然情况紧急危机四伏,可初次接触坦克的卓亦凡仍然越是慌乱越糊涂,险些装反了炮弹,这个临时凑成的坦克小组却像是被神眷顾了一般,接连干翻了数个对手,直到坦克倾覆,几人险险保住性命。

而此刻,老爹带着援军走了过来。

 

半露出地面的窗口背后,是刚刚转移进老库房的幸存人员,他们望着自己的几个英雄这仿佛螳圖臂圖当圖车一般的奋力抗争,心中同时涌出一股凄怆,而他们什么也做不了。所有人都饱含着绝望的热泪,直到Nessa带头,唱起了《Amazing Grace》,他们才仿佛受到指引一般,共同吟唱起这首天赐恩典,祈祷一切有所转机。

 

卓亦凡腿上中弹,挣扎了半天没能起来;何建国眼前开始恍惚,他手上已经没有武器,踉跄着从倒塌的墙体旁捡起一块砖头,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淌到地上;冷锋的身上也添了不少伤口……这一刻叛军们脸上扬起猖狂而满怀恶意的笑容。

就在这一刻,远在港口的中国海军军舰发出了对地导弹,不过眨眼,局势就已经扭转过来。

当何建国听到爆炸的声音,已经透支的体力重新爆发出来,他目呲欲裂,很快找到了不远处柱子背后的卓亦凡,立刻扑了过去,扯着对方往庞大的混凝土管道里躲。

此时,那边因为发现了杀害未婚妻的仇人正跟对方血偿的冷锋已经暂时被管道里的两人忘却,等他们默契地互相检查了一番对方的伤势,然后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了冷锋这边。

暂时获得安全的卓亦凡嗅着空气中的尘土、火药与鲜血和汗水混合而成的味道,在震耳欲聋的爆炸间隙感受到身边人的体温和不息跳动的心脏,终于切实体会到了“活着”,于是他似哭似笑地咧了咧嘴。

 

等一切尘埃落定,回到维和部队基地,卓亦凡问冷锋:“你怎么这么拼啊?”

冷锋笑笑:“就凭我是军人。”

而何建国看着墙壁上那句“为和平而生,为和平而存”,在心里默默思考着自己那份答案:不只是如此。然而他是出于被雇佣者的责任心吗?似乎也不是。

——————TBC——————

P16传送门

评论(4)

热度(23)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