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10

P1传送门

惯例两个链接(不影响本文阅读):

1  2

————————

10.

直到何建国顺着卓亦凡的指示,开车到了镇上最大的一家理发店门口,才想起前几天跟对方许下的那个“约定”来。

也是,卓亦凡向来是想一出是一出,行动力算是他最大的优点。想到这里,何建国眼角漾起了浅浅的笑纹。

卓亦凡忙着研究外头的理发店的店面,倒是错过了这个情景。他看着车窗外头灰扑扑乱糟糟的理发店,怎么看怎么觉得环境太次,连带着对理发师的手艺也产生了质疑。他往常修头发都是特意去的市里,从没在镇上试过,现在带着何建国来,心说要是给剪坏了,自己不是成了好心办坏事吗?

何建国不知他的纠结所在,问道:“凡哥,怎么了?”

卓亦凡眉头紧缩,脸上的五官都错了位,才挤出一句话来:“你觉得,这地方怎么样?”

何建国朝外看了一眼:“还行吧……”当然了,赶不上你平时去的店。

“那就这家了!”

何建国还在纳闷怎么卓亦凡突然想起来在镇上将就,就见对方一脸决然,仿佛下定多大决心一般下了车,他便也只好跟着下来。

却没想到,卓亦凡一进店,先把他指了指,店员会意,把何建国领到了店里空着的椅子上。何建国难得一脸茫然,指指自己:“凡哥,这,我?”

卓亦凡笑得灿烂:“不是说了要一起剪头发嘛,今天我请客!”

何建国看了看镜子里自己有些过长的头发,再看看卓亦凡前几天刚染的浅发色,心里明白了三分:这孩子倒是挺会体贴人。

 

作为镇里最大的一家理发店,这家店招上画了只狮子的非主流小店已经足够宽敞,但毕竟条件有限,店里待了好几个排队等着理发师的顾客,唯一站着没事干的卓亦凡便显得格外碍事。在来来往往的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撞了他好几次之后,卓亦凡终于忍不住对何建国道:“老何,我先出去溜达溜达,你好了打电话给我。”

何建国正被理发师按着剪头发,也没顾上转头去看一眼对方,就听见对方哼着小曲,声音越来越远。

 

就在何建国正被理发师的助理按着洗头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接着地面一震,年久失修的理发店的天花板飘落下来一片细细的灰尘。他悚然一惊,整个人弹了起来,顾不上还剩半个脑袋的泡沫,随手抹了一把,就冲向了门外。然后他看到就在镇子的不远处,飘起了阵阵浓烟,黑灰色的烟雾在一排排浅蓝的平房上方显得格外突兀。何建国的心揪紧了,顾不上理发店老板叽里呱啦说着当地的方言,他的世界安静得只能听到“哔哔勃勃”的火焰吞噬着房屋的声音,地狱的怨魂再一次向人间伸出了手,而他抹了一把从发顶流下的水,睁着眼,茫然地四处寻觅着。

 

卓亦凡刚好不容易找了个小店买了两听可乐,就听到了爆炸的声音,他怕何建国以为自己有事,可乐也不要了,往柜台一扔就赶紧往理发店方向跑。等他气喘吁吁地跑到离理发店大约十来米的地方,半蹲着扶着膝盖调整呼吸,突然看见了还披着理发店罩衣的何建国。

何建国身躯有些佝偻,短硬的头发被打湿成了一束束发簇,而白色的泡沫还在沿着他的脑袋往下流淌,相当滑稽的一副形象,可他脸上的表情却又像哭又像笑的,卓亦凡形容不出来,只感觉看到对方这个表情,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似的疼。

————————TBC——————

P11传送门

评论(8)

热度(31)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