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9

P1传送门

大噶好,今天是歌曲推荐专题(并没有),涉及曲目(按顺序)有:

《I Miss You》 《soon》   《New Soul》

————————

事情已经过去但是我承诺要挂的反抄袭调色盘链接和对方回应如下(不影响本文阅读,好奇的lo友可以查阅)

调色盘       对方回应 (补充说明:对方在气急败坏说不写文之后似乎换了马甲,所以该挂还是要继续挂)

————————

9.

前几天何建国情绪突然低落,而这两天,他又不知怎么调整好了状态,好像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或者说,那真的只是个噩梦一样。

卓亦凡闲来无事,脑袋上扣着耳机在厂子里游荡,偶有遇见工人打招呼便笑嘻嘻点个头挥挥手,就在他低头端着手机一边挑歌一边迤迤然往前走的过程中,突然余光瞥到前方立了一双被黑色军靴和制服裤包裹的腿,对方说:“凡哥,走路小心点,前面还在维修呢。”

卓亦凡抬眼一看,果然是何建国,而对方在大热的中午依然带着黑帽子,鬓角已经有些汗湿了,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有关怀也有无奈。

卓亦凡的心不知怎么被这目光挠了一挠,而耳机里温柔的女声吟唱着缱绻:

“……

Not allowing time to past

Every memory we shared

Will not fade away

……”

他突然觉得心情有些古怪,胡乱点点头,说不清是心虚还是如何,立刻按了播放了下一曲,然后道:“我再继续走走。”

说着卓亦凡折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脚步加快了许多,像是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一样。

目送着卓亦凡走出一段距离,留在原地的何建国挪了挪步子,这才露出他背后的那块“维修中,请绕行”的木牌。他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牌子,喃喃道:“看来这样做并不稳妥,要是不小心让自己人踩到了,反而添麻烦。”

 

记忆中的灰色印记正如同在桑库加镇正午烈日照射下的他的身躯与地面交界处延伸开来的阴影一般,旁人不会特别在意,但于他而言却依然随行。

 

卓亦凡不晓得自己干嘛要逃,走回办公室才想起根本没有必要,而他这次下意识坐在了往常习惯的长沙发上,目光瞥到了门口那只“傻狗”,心情越发微妙。耳机里此刻又传来了另一个女声的歌唱:

“……

Another memory

Another moment passed by

Everything is meant to be

At least that's what they're telling me

……”

卓亦凡拧着眉头撇着嘴,从沙发一旁拿起手机,打开播放器一看,低声骂道:“艹,什么鬼的惆怅歌单,坏了老子心情。”说完他把耳机一扯,随手扔在了沙发上。接着起身去墙上拿了把枪,拎着往靶场走去。

 

可惜情绪不佳的卓亦凡,连往常水平的一半都没达到,10米的靶脱了好几次,最后只得又恨恨拎着枪往回走。

只是刚掀开门帘,就发现办公室里又多了个背对着门口正俯身在桌上写写画画的人影。

 

对方此刻听到门帘响,转过身来,看到来者,严肃的表情一松:“凡哥,你来看看。我把上次布置的防护措施全部画了张图,要是你同意的话,我就去让保安队的兄弟们去把这张图跟工厂的员工都传达一下。”

卓亦凡见何建国待他的态度又恢复到了往常的状态,于是刚刚那点古怪的不愉快和后续发酵出的怒火通通都因为对方的话消失殆尽了,便把手上的枪归了位,然后走了过去。

 

何建国的图画得很仔细,旁边的标注也很简明清晰,卓亦凡之前就从他这里学了一点,看起图来并不费力,最后点点头:“挺好的,老何你就按着你想的去办吧。”

何建国此刻定了心,笑着应了声:“欸!”然后转身拿着帽子就要走。

卓亦凡看着对方脑袋上稍微长长了些的发上因为长期被帽沿压着,箍出了一个圈,显得有些滑稽,便出言叫住了何建国:“老何,我头发有点长了,等两天咱们去镇上找个理发店,一起剪个头吧。”

 

现在办公室又变成了只有他一人的情况,卓亦凡的心情却比之前要好得多,他看着何建国恢复成了之前的状态,由衷地为对方高兴,于是又重新把耳机扣在了脑袋上,和着播放器里的音乐哼着歌:

“……

I'm a new soul I came to this strange world

hoping I could learn a bit about how togive and take.

But since I came here

Felt the joy and the fear

……”

————————TBC——————

P10传送门

评论(7)

热度(21)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