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卧听帘外风吹雨,描写人间懊恼情。

[战狼2][何建国X卓亦凡]雇佣关系 P5

P1传送门

题外话:(•̩̩̩̩_•̩̩̩̩)看到一个大大说他们锋凡是北极圈,然而我们何凡怎么比北极圈还要冷<(。_。)>,所以圈里的小伙伴们能不能捧个人场,(。í _ ì。)让我看到这圈里还有其他人。
————

5.

非洲的日子美,姑娘美,卓亦凡简直叫一个乐不思蜀,在这儿待了一年,学了几句当地的土话,平时晃晃悠悠到附近的城镇闹市,除了调戏几个路过的姑娘,买俩水果还能连说带比划地讨价还价。

他倒不是缺那俩钱,就是觉得好玩,跟个二愣子一样,死咬着一个只比地平面高一点的价格不松口,把人家的东西贬得一文不值。

何建国算是心大的,都不大能理解自家雇主——差点忘了说,他跟卓亦凡他爹的合同已经到期,现在是跟卓亦凡本人续签的合同——总是调戏同一片的摊主是个什么心态,只是好玩儿,也不用次次都坑那几个“熟人”吧。要不是运气好,撞见的摊贩都是良民,说不定人早就给这黄皮肤的外国人送了几场“血光之灾”了。

林志雄也劝他:“嘿嘿,凡哥,咱这是在外面,不比国内,虽然都说是‘地球村’,可村头村尾还打架呢不是?咱们啊,来这儿做生意的,不要老得罪人,你说是吧?”

卓亦凡正在打台球,思考间隙,拿着巧粉在枪头擦来擦去,听了老林的话好笑,抬眼看他:“不就是几个卖水果的,还能翻多大浪来?老林啊,你别老杞人忧天的行吗。”

林志雄还未反驳,卓亦凡就不再理他,找了个角度,俯下身去,出杆,一杆进洞。

林志雄知道卓亦凡不耐烦这时候听他念叨,只好闭了嘴,安安静静地陪他打球。

而何建国呢,抄着手坐在一边,倚着背后的吧台,目光没有焦距地看着球桌,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仿佛没看见俩人这场小小的争执。

 

当然,安静的日子通常持续不了多久——这个国家突然发生了暴乱。虽然很快被镇压了下去,但已经有一部分人因为这个事件察觉到了政府的疲敝和表面如镜的安定下的波涛暗涌,何建国就是其中之一。

他跟卓亦凡商量,问能不能在工厂周边和内部搞点安防措施。可还没来得及说理由,卓亦凡就把手一挥,话里充满向往:“弄!好好弄,最好能搞几挺机枪,再盖几个碉堡……要有几个坦克就更好了!”

何建国没有当面笑话卓亦凡的异想天开,只是笑眯眯地应了下来:答应了就行。然后阳奉阴违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把工厂重新由里到外布置了一遍:工厂员工或者常常来往的人员都是老老实实走的大路,自然不会触碰到这些挂着“正在维修中”的牌子后面的机关,只有那些想要偷偷潜进来的“老鼠”才会不走寻常路。

卓亦凡也是因为何建国主持修建各种工事,才发现了沙盘这么一件好玩的东西,只可惜他兴致来了依然不过两三天,就又乐颤颤地被何建国新买的枪支吸引,非要拿着去打猎。

何建国实在怕了这小祖宗的缠——况且想着不过是出去打猎,他一个人能应付得下来,就立刻答应了。

只是没料到他们这“穷山恶水”的地方,野外大剌剌站着的就只有狮子,还都成群结队的,实在惹不起。卓亦凡又好强,硬是不让何建国出手,连开口都不许,非要凭自己本事捕获一只猎物。

于是,各种野物在卓亦凡的手下逃脱,如是重复了数次,天已经黑了。卓亦凡体力不及何建国,就算经对方手特训了这么长时间,也还是差了点,加之神经一直保持高度兴奋状态,现在弦一松,他累得顾不上挑剔,随便找了个树桩子,倚着它瘫成一片。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只独行的孤狼,悄悄靠近了他们。

 

不同于卓亦凡的懈怠,何建国一直小心提防着,这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点声音,立刻拍了卓亦凡一下,他这一拍,把眼皮都要坠下来的卓亦凡拍得跳了起来:“干嘛呀!”

何建国难得脱去低眉垂眼的伪装,表情严肃,眼神格外凌厉,仿若自言自语一般道:“凡哥,有东西来了。”说着他检查了一下手里的枪支,换了弹夹。

——————TBC——————

P6传送门

评论(8)

热度(56)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