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词穷

一些想法的胡乱记录

《我是猫》和《编舟记》

说实话,在省图书馆极差的图书陈列当中找到这两本书真的不容易。两本书都是听过很多推荐,一直没想起来去看。《我是猫》是夏目漱石的处女作,按勒口的推荐语来看,里面充满了种种趣味,然而我读过却觉得,有趣不假,但它的有趣并不符合我的审美,倘若让我举个类似例子的话,那就是美剧中的笑话之于我。也许是因为文化的差异,像《我是猫》这样的日本的自言自语式作品(中国的话,残雪的作品在我这里也是同样的待遇),几乎很难让我沉浸进去,比如太宰治的一系列作品:《人间失格》、《樱桃》、《泪之谷》。就算是小说,东野圭吾和村上春树,我也看不进去,也许就像我平常说的,“审美和文风大约是最不能强求的”。但同样是日本的作品,《编舟记》就挺好看的。一群不同性格不同追求的人为了共同的理想——编字典,聚集在了编辑部,为之付出了十多年的努力。这期间有人离开,有人加入,甚至有的学者都在成书过程中离开了人世。名字发音跟“认真”相同的呆板无趣的主角因为字典跟美丽年轻的妻子走到了一起,而十多年后加入的新人像是主角年轻时候的另一种性格的翻版,从对字典编辑无所适从到全身心投入……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为了《大航海》这本字典的扬帆起航竭尽全力。不得不说是让人感动的。
2017-07-16

其实微信群转发的东西有时候写得也还行

摘录原文如下:/偷笑看见了给别的群转发、 不知谁编的,太形象,太真实,我们这代人就是如此,入骨三分 五〇六〇哥,生在平民窝。 炒菜不见油,清汤一大锅。喝水自己挑,吃菜园子割。雨天泥泞路,刮风灰尘多。学费三五元,不怕孩子多。放学没人接,弟弟跟着哥。排座分高矮,个大上后桌。上课背语录,接着唱红歌。同桌不说话,哪敢送秋波。女生跳皮筯,男生扇烟盒。铅笔二分钱,小刀锯条磨。冬天要捡粪,休息刨厕所。假期学习组,几天就散伙。祭扫烈士墓,边走边唱歌。作业自习写,时常还逃课。书中藏糖纸,上课看小说。雷锋好榜样,还得写心得。草原小姐妹,事迹天天说。沒有下水道,泔水随处泼。厕所要排队,蹲位没有隔。春天杨絮飞,烦也沒有辄。夏天大地绿,到处好景色。伙伴捉迷藏,洗澡有小河。秋天山里红,蝴蝶蜻蜓多。最爱榆树钱,吃着甜甜的。严冬下大雪,北风如刀割。铁丝滑冰板,自钉小冰车。小时盼过年,从心往外乐。青春己消逝,往事己成昨。帅哥变老头,姑娘变成婆。如今知天命,人生有几何。珍惜趁现在,岁月任蹉跎。生命虽无常,精彩过生活。 人生皆财富,想想都乐呵。 先转给你,我一生的好朋友:你给我听好了,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对自己健康负责,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不是你的、唯有身体才是自己的。今明两天是最疼朋友日,转给你最疼的15个朋友,你听好,认识你一辈子值了,想起谁就发出去,发给15个人,也包括我,如果有三个人回,你的愿望将在三天内实现, 不许不发,因为我要你幸福[拥抱][拥抱][爱心][爱心][玫瑰][玫瑰][玫瑰] ---献给50.60.70后。 除了开头结尾两段是常见微信群转发消息套路以外,看得出来中间还是花了一点心思的,我猜测创作者可能是读了一点书的工人,平时没事去公园写个水笔字啊,自己写个上联穿一身西装在公园一角挂自己上联悬赏下联的人。
2017-06-17

絮语·剑三

今天在太极广场看见几个顶着“她们说我是剑仙”帮会名的剑纯,成男,都穿着蚩灵外观和第一款老白发(按照如今剑纯中流行的潜规则,这叫“大神标配”),浑身写满了“我最屌”。把我膈应得胃里反酸。 私以为,帮会名中嵌诗词的属中上一等;恶搞博人一笑的稍微不稳定一些,要么中上要么中下;那种乍一看文艺无比,细究却不知所云的是大多数,属中下;乍一看平实普通,细读却有内涵的,属上等。乱码的自然不列入评判,而这种直白露骨求夸奖求目光求抱大腿的,像是“一群有故事的人”这样的以及一开头提到的那个名字,让我想起昨天回顾的《武林外传》里的公孙乌龙沾沾自喜的那首“诗”了——“菩提树下全是宝”——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觉得这帮会名特符合他们“高贵”的调性吧。 道家推崇无修饰的质朴味,儒家推崇中庸低调,佛家我不清楚,但也断断没有说要把自己的一点点优秀展示给全世界看的。又回到“她们说我是剑仙”这个名字,一副他们觉得自己特有故事,特厉害特牛B,在这个江湖里被女玩家们瞻仰当成“剑仙”的姿态,还特意用了一个“轻描淡写”的“她们说”来侧面烘托自己的牛叉。抛开有没有女性歧视的问题不谈,我只想问,现实里,谁见过几个大神用这语气跟旁人介绍自己的?真的大神都是打心底觉得自己做的那些东西都不值一提的,因为学无止境。
2017-03-19

gay里gay气!

#一些gay里gay气的正经书#最近在写论文(虽然还没动笔),所以在看《儒林外史》。我表示要对这本书里看脸的gay气世界服气了。书里的颜值担当之一季苇萧(男),当初让鲍廷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容貌,然后他受到文人圈子的欢迎除了他八面玲珑的说话本事以外也是因为容貌。后来出现了杜慎卿这样一个“白莲花”一样的“名士”,既附庸风雅又故作清正,明明是好色,偏要说只是为了延续子孙(详见第二十九回)。季苇萧看穿了他的虚伪,故意捏造了来霞士的貌美和出尘,一下子让杜慎卿推迟了第二天的相亲去了神乐观(看到这段我终于相信他纳妾是为了繁衍,→_→好吧,古代背景下没啥好说的,这种人一大把),结果看到来霞士竟然肥丑又老(详见第三十回),当场懵逼。看到这段我要笑死了。还有杜慎卿的心里活动也gaygay的,第一反应不是生气,是好笑(果然还是因为骗你的季苇萧颜值比较高吧?)。书里这样写道:“……自己心里忍不住,拿衣袖遮着口笑……”,然后走的时候又笑:“杜慎卿上了轿,一路忍笑不住,心里想:‘季苇萧这狗头,如此胡说!’”真是gay里gay气!这书里还有一些文人又基又八卦,不一一列举了。另外《聊斋》有些篇目也gaygay的,比如《念秧》这一篇,讲的仙人跳,是美少年去坑赶考的书生(所以为啥是美少年去骗,不是美少女呢?真是个令人深思的话题)。这篇有几个故事,没记错的话应该有三个?有两个都骗成功了,第三个是公务员钓鱼执法,扮成赶考书生把美少年上♂了♂又♂上(如果只有这个情节还能当成是公务员好色,但是书里详细写了上这个环节!gay得飞起!什么“不要不要”“好痛好痛”,美少年好几天下不了床啥的……看到这个地方我简直感觉自己看了假《聊斋》),结局似乎是公务员拔吊无情把美少年抓起来了= .=。需要注意的是,古代传奇或者小说中的gay气部分大部分是以此讽刺一些人事,并不一定是作者爱写男男╮(╯▽╰)╭,大部分还是把搞gay当成一种小众的流行,感觉主角搞gay显得很潮很先锋很另类一样。举个显著的例子:《金瓶梅》。既然说了是大部分,那么肯定有例外,比如《品花宝鉴》,就是一本标准的耽美风月小说!一些现当代的文学大家的作品,也是如此。所以大家看到网上疯转的这类书单切不可过于激动(*^ω^*)。
2017-02-19

摘自兔区某贴

如果先离开的这个文人也是因为喜欢朋友才这么努力地创作给他看呢? SAUCE沙司: 有情人不知 解尽秋凉: 所以说现实永远比故事精彩啊……剥离了大团圆的套路更为动人 将进酒: 【主题:图书馆工作,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以前两个不知名文人的JQ】 lz在某图书馆的古籍部工作。这几天在处理一些书 都是非常杂乱的晚清稿本和抄本 字迹混乱,作者的生平经历也基本不可考 有一个人写了大概五六本吧,一开始字非常丑,诗写得也不太好 后来慢慢看到了进步,字和诗都有些进步 (话说虽然这个人生平和真名考不出来,但是稿本还保存得挺齐全的) 有一个他的朋友,从第一本开始,就很耐心地给他做着修改批注和意见 有时候也吹几发(看了几眼诗的内容我觉得这位基友纯属是闭眼吹) 这个人的稿本时间跨度很长,从他十几岁不到二十岁,一直到可能是四十岁的样子 后来他大概是去世了,他的朋友在最后一册的最后几行表示了一下哀悼,说要想办法把这些稿本刊刻出来(我检索了应该是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这最后一页已经和下面的书衣基本粘在一起了,我今天结束手头的工作,合上书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 拿起来在光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 从书衣和卷末页的空隙抽出来 发现是这位朋友的字,就写了一句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PS:“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出自《越人歌》。 原诗最后一句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2017-02-19
© 易词穷 | Powered by LOFTER